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5)

本章主旨:我们厅长上位不是靠脸【x

--------------------------

28

 

两年后,祁同伟调到林城任法院院长。当时梁群峰尚未卸任,他断断不敢在梁家眼皮底下玩一出金屋藏娇,只得把高小琴留在了京州,平时数周难得见上一面。

 

他对此有千万般歉疚,高小琴倒是安之若素。她忙得很,旁人过往二十年里积蓄的文化知识,朝夕间全摆在她面前,哪怕一天有多少个小时也不够。她每次接到祁同伟的电话,十次倒有九次是正在汉大听课。

 

这改变潜移默化,一点一滴累积起来却惊人。高小琴的仪态从来优雅动人,那是严苛训练下培养出的完美无缺;然而精致外表下,却渐渐透出另一种自信从容的风采。祁同伟难得回京州一次,见到爱人总觉得惊艳。

 

“小琴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祁同伟有一次对她说,“你够聪明。”

高小琴盈盈笑看他一眼,将发丝撩到耳后,道:“那当然,总不能让您失望嘛。”

 

其实与其说她够聪明,不如说她信不过。那时山水庄园的构想尚未成形,高小琴孑然一身,只能依附他生存。她太清楚自己靠什么才能安身立命了,金钱、权势、男人的宠爱,全都靠不住。高小琴想要的不止这些。

 

祁同伟对此很清楚,并且相当欣赏她的信不过。

 

那年夏天汉东暴雨。天像是裂了条口子,淋漓大雨倾泻直下,城镇化为汪洋。祁同伟临阵被任命为燕西区防汛指挥长,自此一连十三天,风里来雨里去,倦极了就随便找个地方窝会儿,家门都没进过。

 

李达康在湖堤上撞见他,两人都是心急火燎,差点迎面撞个跟头。祁同伟压根就没看见他,不知道骂了句什么,就顶着雨幕匆匆跑远了。李达康有点愣,条件反射地一回头,又盯了一眼才确认,这位全身透湿满是狼狈泥水的指挥官,就是他那位永远制服笔挺见人带笑的祁院长。

 

他愣了不到两秒钟,前边有人喊:“李书记!”李达康激灵一下,迈开腿大步流星地奔过去,把这个事丢到了脑后。

 

“这边快点!沙袋!”祁同伟站在暴雨里声嘶力竭地喊。

“首长!”堤岸上有人冲他喊,“李书记请您过去开会!”

 

日常办公外加防洪防汛,祁同伟两天两夜没合眼,现在过度疲惫,脑子都木了。风大雨大,声音刮得破碎,他的耳朵只断断续续地捕捉到了“……开会……”两个字,遂想也没想就吼回去:“没空!”

 

“李书记!”对方嗓子哑得不行,把手拢到嘴边再次强行提声,话语尾音里都带着沙哑的血丝,“是李书记!”

 

“放这边!——你说什么?”祁同伟伸手一划拉,示意赶紧把沙袋垒上去,余光扫到那人还在不屈不挠地喊,烦得不行,快步往那边走,“你说谁?……小程?”

 

这一队官兵是早上紧急抽调过来的,祁同伟连负责人都没见过。湖堤上那人转过身来,和他一样憔悴不堪的神色,五官却熟悉。只是昔日眉眼间的青稚天真已经被时光洗练沉淀下来,化为成熟与犀利。

 

赫然是他在缉毒队一手带出来的小学弟。

 

“队长?”程勇也是一愣,像不认识似的上下打量着他。

 

上次见面他们大吵一架,最后不欢而散。第二天祁同伟就去了政保科报道。那之后他们再未见面,至今已是十年。

 

“队长我以为你已经……你……”程勇一时间感慨万千,吸了吸鼻子,觉得眼眶都发酸。人累得狠了心防就容易崩溃,他第一次负责这么紧急的任务,湖堤随时会被冲垮,本来神经就紧张得要绷断弦,在这脆弱不堪的防线上蓦然遇见老上级,那感觉不亚于遇见亲人。“……队长你快去吧!李书记等你呢!”

 

“小程你怎么在这啊?”祁同伟现在脑子转不动,比他还慢半拍反应过来,又惊又喜。他转身匆匆往外跑,临走不忘回头一指:“等着啊!等我忙完!”

 

燕西区区长被李达康拎了过来现场办公,小小的帐篷里挤得热气蒸腾。祁同伟掀门帘进来没刹住,差点撞别人身上。他这几天过得强度太高也太单纯,一时间没法转换成社交模式,三两步走到李达康面前站定,面上恭谨带笑,眉心却还微蹙着,整个人显而易见的焦虑和疲累:“李书记您找我?”

 

他进来之前李达康正在拍桌子,一屋子人噤若寒蝉。李达康看他一眼,平了平气又喝道:“都出去吧?汛情紧急,都在这瞅着我干嘛呢?”

 

顿时只听得桌椅挪动声,满屋的干部很快逃跑般刷刷走了个干净。祁同伟趁此机会抓紧整理思绪,等李达康把注意力转过来,已经迅速地找回了状态。他看李达康那黑眼圈浓重得能实体化,先掂量着度关怀了一句:“李书记注意休息啊。”

 

林城主打旅游牌,市内景色虽好,应对天灾的能力着实不行。最近连日暴雨,城区多处连环亮起红灯,堪称生死关头。李达康现在效率可达百分之二百四,自动过滤了他的废话,一挥手直入正题:“天印湖这边怎么样?”

 

“不好说。”祁同伟多会察言观色啊,见他懒得寒暄,当即按他心意砍了客套话,简洁利索地汇报,“照这个雨量,今晚撑不到半夜就有危险。”

 

李达康蹙着眉,无意识地捏着笔在桌上点划:“人手够吗?”

“各处人手都紧!我这还撑得住。”祁同伟点了下头。

 

李达康嗯了一声:“党员、干部都动员起来了?”

“自我以下,所有人都在堤岸上。”祁同伟笑了下,站得更直了,“达康书记放心!我撑得住。”

 

李达康看着他。祁同伟身上衣服从里到外湿了个透,下摆尽是泥水,手背上有块擦伤,被雨水泡得发白。这位院长同志现在全无平时优雅从容,熬夜熬得眼睛发红,敛了笑容往那一站,整个人憔悴而锐利,带着刚硬焦躁的火气,像一把刚饮过血的长剑。

 

这不像对保护人民生命财产有多大决心,分明是与天相争却几无收效,祁同伟的性子彻底被激起来了。

 

李达康一直觉得这人就是靠溜须拍马上来的,把市区防洪工作托付给他,实属无奈之举。今天来巡视一圈,却觉着不太像。汛情紧急,他没工夫跟祁同伟谈人生,满腹疑虑只维持了不到两分钟,又匆匆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后来他跟高育良明争暗斗时,尤其当着领导的面儿,没少贬损对方这位得意门生。高育良只是笑,说达康书记你这是成见。就算我这当老师的无意间成了他的政治资源吧,可祁同伟不到十年干遍公检法系统,靠的全是真本事。

 

祁同伟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扛得住。无论天灾还是人祸,只要他站出来了,就能让人放心。

 

……唯一让人不放心的是,人祸大都是他搞出来的。

 

29

 

当天深夜两点,湖堤决了口子。祁同伟在睡梦中被外面的喧哗惊醒,匆忙起身时单手在旁边堆叠的沙袋上撑了下,不小心滑脱了,手腕一阵激痛。

 

帐外大雨瓢泼,人声喧嚣。几道模糊的强光晃动着穿透雨幕,将堤岸上险情照得分明。湖水汹涌咆哮着破堤而出,又被匆忙垒上的沙袋阻上片刻。祁同伟一眼望过去,先自倒吸了口冷气,帽子都来不及拉上,心急火燎地冲过来,短短几步就被淋得透湿:“情况怎么样?”

 

人人都在声嘶力竭地扯着嗓子喊,抢修的响动混在淋漓雨声中,堤岸上喧闹如工地,谁听得见他说话。祁同伟问到的那位压根没有听见他说什么,转头就吼:“沙袋!快点——”

 

前面震耳欲聋一阵响,把他后半句话完全淹没了。祁同伟顺手接过沙袋使力往上递了一把,接着迈开长腿直奔前线。大雨浇得眼睛都睁不开,雨帘里晃动的全是一色泥水混杂的迷彩服,他根本找不到程勇,登时无名火起,焦躁地骂了两句,索性跑前跑后嘶吼着开始亲自指挥。

 

雨势太急,局面随时会崩溃,能用的人手全压上去了。耳边不停有人在催促:“快点!快!”,工作人员一个个精疲力竭几近透支。祁同伟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恐惧、愤怒与不甘相混杂,在他心里烧起一把蓬勃的火。

 

天印湖要是守不住,市区等于丢了半壁江山!

李达康得跟他拼命不说,上任以来从未经过这么惨烈的挫折,他怎么能认?

 

岸边印着“燕西区防汛指挥所”的红色横幅早就落到了地上,踩得满是狼藉脚印,几杆小红旗倒还在风雨中瑟瑟挺立着,为疲惫不堪的人们指引方向。祁同伟指挥着沙袋一批批运上来,转头正看到一个小战士累得脱力,在深水里晃了晃。水流湍急而浑浊,不知道撞上了什么,只听一声惊叫,水面上氤氲开大团血雾,人直接摔下去,转瞬间就没顶了。

 

祁同伟吓得心差点跳出嗓子眼,想也没想就扑过去一把将人拽住。大自然的力量哪是人力可以相抗,他死死拽着不松手,咬牙咬得口里都弥漫起了血腥味。周围几个人都扑上来,好容易才把同伴救离险境。

 

小战士右腿血淋淋一片,估计是划到了水下的钢筋。祁同伟比他还觉得劫后余生,浑身发软差点站不稳,原本就有伤的左手手腕阵阵剧痛,不知是不是脱臼了。他有气无力地一摆手:“下去包扎,不要感染。其他人小心——”

 

“下水!”旁边传来一声大吼。

 

祁同伟眉峰一蹙,循着声望过去。就在他们救人的片刻间,那边眼见着靠沙袋已经堵不住了。之前发声的指挥官站在深水里,几道手电光柱交叉笼上,将他身形勾勒出浓黑挺拔的影子。暴雨溅到水面上,他脚下升腾起蒙蒙雾气。

 

又听一声惊雷,闪电乍然划破漆黑夜空,他身后头顶那面标志着险情的小红旗被短暂地照亮。湖堤上无数人仰头看他,这一幅画面仿佛在转瞬间被无限放大,永远地烙刻在视网膜上。

 

程勇原来离他这么近,刚刚怎么就死活没找到!

 

天地间静默了一刹那,唯有暴雨瓢泼。紧接着有人率先跳入水中,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他们迎着劈头盖脸的暴雨和泥水,在堤岸之上挽起手。这市区最后的防线,重又借人力成形。

 

祁同伟短暂地喘了口气,喉口满是血腥,全身多处撕扯着疼痛。他略微放松了身子,靠在身后的沙袋上,既觉得想笑,又很有几分讶然。

 

十年风雨,重塑的不止他一个。昔日追在他身后开玩笑地喊着“苟富贵无相忘”的小孩,如今竟也成长得让他不认识了。

----------------------

是这样。

剧完结两个多月,热度逐渐降下来了。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这是……很正常的事。无论是对我的文,还是对我这个人,我都能接受。请诸位也不必太在意。

我会写到写不下去为止。

评论(48)
热度(73)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