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整理了一下Word文档,发现《雪拥蓝关》到现在,字数已经七万有余。


五月初刚开文时,我跟宝贝儿说:不要对我抱太大期望,大概最多两万字也就结文了。

她讶然:我以为你打算开个长篇!

——当时我觉得这是不存在的【。


其实已经越来越难写下去了。

他这一辈子太沉重太复杂太震撼,而我太年轻太浅薄太简单。这样沉甸甸的一生压上来,我承受不住。我还没有驾驭这个故事的能力啊,远远没有。


我望着一个极尽宏阔的世界,倾尽所能描绘出的却不到十分之一,且角色片面、框架简陋、情节单薄。这太痛苦了,无以言说的焦躁和痛苦。我上学期经常被这股莫名焦躁逼得坐不住,只能跑到操场上一圈圈地转悠,想:怎么办啊?这要怎么才能写出来?这要什么时候才写得完?有时候甚至哭出来。


可我还是要努力给他一个结局的。


我不敢说只有自己最懂他。我对他的理解很多是建立在脑补私设和过度解读上。但我心里的那个祁同伟,我想给他一个结局。


不分析、不评判,只是完整地记下他这壮阔而短暂的一生。

——我写给他万语千言,最后尽化为一块无字碑。


是非功过就任由诸君评说吧。

世人毁誉、流言蜚语、误解偏见,他不知道、不了解,亦不会在意。


祁同伟这个人啊,满身罪孽、死有余辜,可也自私得坦荡、骄傲得动人。我真心希望大家能接受厅花这一生,不洗白、不假设,去接受他走的路,和他选择的结局。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不原谅,但接受。

他应该被审判,也值得被喜爱。


这是我为《雪拥蓝关》做出的唯一注解。

谢谢大家。

评论(26)
热度(47)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