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伞修】流水人间

*国庆快乐!

*上次参本的文,发出来混更!

*恳请大家不要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填坑【。

----------------------

1

 

叶修与苏沐秋初遇那天,在网吧PK到深夜。中午有妹妹给送饭,晚上可没有,待到实在饥肠辘辘,两个少年只能勾肩搭背回家。

 

——那时叶修还不知道,这也会是他今后数年的家。

 

苏沐秋一路给他指点路线,言谈中俨然已经把这个陌生人当了自己人,扬言要让他尝尝地道的杭州晚餐,一进家门就扯开嗓子喊:“今晚吃什么呀沐橙?”

 

苏沐橙刚写完作业,闻言回头,看见哥哥还领了个不速之客回家,没有半分疑虑神色,笑眯眯道:“香菇炖鸡面!”

 

今晚家里来了客人,苏沐橙熟练地拆了个五连包的康师傅,踩上小凳子,开火煮面。她拆了三袋面倒进锅里,犹豫了下,又多倒了一袋,探出脑袋喊道:“叶修,你吃不吃辣?”

 

外屋里叶修和苏沐秋正在打游戏。叶修还没说话,苏沐秋替他答了:“他不吃!”

 

叶修不干了:“哎,谁跟你说我不吃?”

苏沐秋一个白眼翻过去:“我妹妹不吃!”

 

他说晚了一步,叶修已经跳下椅子去厨房了。苏家只有小小一间出租屋,勉勉强强隔了厨房和卫生间出来,基本走两步就能看到锅灶。他慢悠悠地晃过去,小姑娘正打鸡蛋,接着往锅里倒了把小油菜。水面浮动,面条翻滚,青翠的菜叶上下浮沉,香气渐渐被火苗的热力催出来——叶修不由得咽了下口水。方便面这种东西嘛,煮的比泡的要好吃上几个数量级,自从离了家,他可有日子没吃过妈妈煮的面了。

 

“还放青菜啊?”

 

“沐橙长身体呢。”苏沐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嘱咐自家妹妹,“不加辣啊。不用管他。”

 

叶修不以为然:“长身体还吃泡面,没营养的东西。”

 

“所以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增加营养啊。”苏沐秋坦荡荡地,丝毫不介意暴露兄妹俩生活的困窘。“那个啥,记得交伙食费啊。一顿饭二十。”

 

叶修惊呆:“要不要脸你!你家方便面一包二十块钱?”

 

苏沐秋理直气壮:“青菜要不要钱?鸡蛋要不要钱?我妹妹亲手做的这可是,人豆蔻年华的小姑娘踩着小凳子下厨给你煮泡面,手工费要不要钱?”

 

——彼时叶神尚显青稚,虽然天赋异禀,但对付这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油条到底是毫无经验,斗起嘴来屡战屡败,往往最后只能痛心疾首地骂一句“要不要脸你!”了事。由此推断,后来叶修悬梁刺股发愤图强,一举超越老魏,成为联盟第一不要脸,苏沐秋居功甚伟。

 

小姑娘抿着嘴笑,圆圆的小脸儿上有个酒窝,看着极甜。苏沐秋和叶修站在厨房门口斗了会儿嘴,眼看着面要出锅,便上去接过铲子。苏沐橙人小力气单薄,做哥哥的不放心她盛面,怕打翻了盘子烫着。叶修左看看右看看,打算帮忙,被苏沐秋扔了块抹布,轰了出去:“你收拾桌子。”

 

那张桌子显见有了年头,乳白色的边角油漆剥落,没准比苏家兄妹年纪还大,也不知哪个废品回收站捡回来的。叶修还以为棱角处是污垢,下力气擦了两下,结果不当心又擦掉一小条漆。

 

叶修吓了一跳,赶紧冲向洗手间拧抹布,意图毁尸灭迹。回来发现苏沐橙刚才正弯腰研究桌角,直起身来,特严肃地看着他,双马尾因为这个动作在脑后一晃一晃的。

 

叶修跟她大眼瞪小眼,镇定地咳嗽了一声。

小姑娘就甜甜笑了,煞有介事地压低声音:“我不告诉我哥。”

 

“哎!”叶修以同样的郑重其事回答,还跟她击了下掌。

 

2

 

这一幕不幸被苏沐秋撞上了。苏家哥哥差点把面泼在他头上,并因此在之后的几年内,都对叶修充满警惕(叶修你个禽兽!我妹妹还未成年呢!)。至于这警报又为什么解除了,是因为发现叶修觊觎的其实不是他妹妹……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碗柜里放了一摞桶装面的面碗,个个洗净晾干,随用随扔,也不知苏沐秋为了不洗碗是懒到了多么登峰造极的程度。叶修对此大为赞赏,并且觉得这个创意应当推行到全国——叶家家风勤俭,从来都是两个孩子轮班洗碗。老爷子侦察兵出身,叶修想要冒充弟弟逃避劳动的企图每每被一眼识破,过得着实苦不堪言。

 

家里多了个人,衣食住行都成问题,苏沐秋很是动了一番脑筋。晚饭后苏沐橙写作业,他便和叶修蹲在一边做手工。行李箱拉过来靠着桌子,再加上两个纸箱,床边便接出窄窄的一条。

 

苏家就两张单人床,并排而放,且出租屋面积有限,想要私人空间也是件很不现实的事。苏沐橙三年级时做哥哥的登高在中间拉了条绳挂上帘子,隔开两张床,算是给她隔出了间小卧室,男孩子们就只能凑合凑合了——单人床旁边加了纸箱,勉强又接出一人的宽度,但纸箱比床要高不少,床边缘便翘起来。两人挤一张床,叶修倒是不至于掉下去,可是躺着不舒服,于是滚来滚去,一不小心就滚到苏沐秋怀里。

 

“热!”苏沐秋都快睡着了,不耐烦地又一次把他推开。

“床不平!”叶修也叫屈,心说我又不是故意往你臂弯里钻。

 

“将就一下,周末咱去换张床。”苏沐秋迷迷糊糊地安慰他。

 

叶修反倒乐了。杭州话语调本就温软,苏沐秋又睡意浓重,字句都黏在一起。白白净净的男孩子闭着眼睛,睫毛上都是汗珠,实在让人很想欺负。叶修不怀好意地凑近了点:“你说什么?”

 

“睡觉吧你,不困呀?”苏沐秋半梦半醒,很不耐烦。

叶修歪歪头:“什么?”

 

杭州的七月天闷热,家里就开着一台小风扇,还得跟个发热体贴在一起睡,实在是受不了。苏沐秋终于爆发,一脚把他踹出去:“叶修你有完没完了!我要睡觉!”

 

叶修自然不甘罢休,于是奋起反击。俩人打到床尾又打回床头,木板床砰砰直响。苏沐橙靠在床栏上看那面帘子剧烈飘动,一会儿鼓出个长条的手臂形状,一会儿鼓出个圆圆的脑袋形状……她打了个哈欠:“我明天还上学呢!”

 

帘外传来重重的“咚”一声,苏沐橙怀疑那是她哥把叶修脑袋撞在床板上的声音——接着苏沐秋凶神恶煞地低声威胁:“听见没,我妹妹还上学呢!”

 

苏沐橙眨眨眼睛,弯起嘴角笑了。

 

周末他们去旧货集市换了张双人床,于是小小的出租屋便成了三个人的家。苏家兄妹并未问起他的来路,正如叶修默契地不曾提起他们的父母。第一天提及的伙食费自然是个玩笑,几天后叶修整理行李箱时顺手把白纸包裹压在底层的整沓压岁钱都递给了苏沐秋,而苏沐秋自然而然地接过来放进抽屉里,扔给了他一张需要代练的账号卡。

 

其实他们从素不相识到寝食与共,不过是一起打过几个小时的游戏。

这是世界上最简单纯粹的萍水相逢,也是世界上最值得庆幸的倾盖如故。

 

3

 

期末苏沐橙考得不错,两个少年一合计,给她买了个新书包。

 

多了个劳动力,且是个技术扎实态度勤恳的劳动力,日子过得宽裕了不少。叶修时常和苏沐秋倒班代练,不分昼夜,总有一台电脑的屏幕亮着。

 

苏沐秋几乎玩过市面上所有游戏。他做过代练卖过游戏币甚至写过外挂,熟知一切能挣钱的小窍门,游戏对于他不仅是兴趣爱好,更是生活来源。有许多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的赚钱手段,都是叶修闻所未闻的。

 

他并未对友人有所隐瞒,而叶修甚至连半点惊诧都没有,就流畅地融入了新生活,并且负担起了一半的家用。

 

“陶哥,上个月网费结了吧?”暑假过半,苏沐秋钻进网吧时正看见老板陶轩,于是问了一句——家里电脑配置不行,好些工作还得来网吧做,他是早就想换电脑了。

 

陶轩正吃午饭,桌上摆着外卖打卤面。他随手翻了两下账本,笑道:“不急不急,哪天给我就可以。叶秋今天怎么没来?”

 

“在家辅导沐橙写作业呢。他这两天接了个手游代练,用不着电脑。”虽然陶轩说不急着要钱,苏沐秋还是凑过去硬看了眼账本,数出一沓票子给他。

 

陶轩伸手接过来,放到抽屉里,忍不住好奇:“什么手游啊?你俩以前好像不接手游。”

 

“这不方便嘛。天儿太热,家里电脑动不动就开不起来。”苏沐秋答道。跟叶修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他说话自然而然地也带了点京味儿。“是一换装游戏,我看挺适合他的。”

 

陶轩呛了一下:“……换装游戏?”

 

“叶秋玩得可好了,沐橙都玩不过他。”苏沐秋笑道,“他玩这个有天赋,哪天让陶哥你见识见识。”

 

“不用了,我不是很想看叶秋搭衣服……咳,沐秋啊,”陶轩放下筷子,脸色严肃了些许,“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日子怎么过啊?”

 

苏沐秋反问他:“怎么过?”

 

“你看看,你们俩都半大不小的了……连沐橙都快上初中了。”陶轩比划了一下,说得很委婉,“总不能一辈子就打游戏吧,今天玩这个明天玩那个的,什么赚钱玩什么。到底不是长远之计。”

 

苏沐秋一时没搭话。陶轩又补充:“当然,陶哥也就是说说。你别不高兴,也不用往心里去。”

 

“我知道陶哥的意思。”苏沐秋低头笑了笑。陶轩看他的目光不含杂质,就是纯粹的关切,他感觉得出来。“我也是不想这样东一下西一下地做代练,只能维持温饱,成不了什么气候。别的不说,我妹妹肯定是要上大学的。”

 

陶轩看他表情:“那……?”

 

“但是我想玩游戏。”苏沐秋说,语气温淡而坚定,“我可能不像叶秋那么纯粹地爱着游戏。我想赚钱,也需要钱,但我确实想玩游戏,我喜欢玩……我喜欢靠这个生活。”

 

苏沐秋朝他笑笑,笑得明亮又从容:“我在等机会。有朝一日,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地靠游戏生活,并且活得很好。陶哥,你信不信?”

 

你信不信?

 

年轻人总是这样,拥有明媚热烈的活力和永不消逝的希望。他等待着也奔向着那个渺远的未来,脚步坚定,信心十足。生活向来待他坎坷,但他依然毫不气馁,朝气蓬勃。

 

陶轩发觉自己居然被这热情感染了。他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感情,三分憧憬五分热血,还有两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嫉妒与惆怅,他想,年轻真好啊。

 

于是他说:“信,我当然信。”

 

4

 

苏沐秋做完任务又顺手买了菜回家的时候,叶修正陪苏沐橙写英语作业。

 

苏沐橙上的不是什么好学校。虽然她向来刻苦,但毕竟师资力量欠缺,于是小升初压力格外大。她哥哥看着心疼,就说随便学一学,大不了考完我们交择校费——苏沐橙自然是一百八十个不干的,劲头一上来,假期还要气鼓鼓地每天预习到深夜。

 

倒也不是孤军奋战。虽然学校教得不行,她也不上补习班,但是还有叶修啊!

 

相处的时间越久,苏沐秋就越发现,叶修实乃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之良品。上能搞代练下能抢材料,对外堪称工作室门面担当,回了家还能教教苏沐橙英语和奥数。一举多得,他为此得意了很久,直到多年后俩人都退役了还在嘚瑟,动不动就讲,当年在网吧把叶修捡回家,是个多么正确的决定。

 

叶修趴在床上分心多用,一手捧着一部手机,两只手同时按,叮叮咚咚的音效降到最小,仅能分辨正确与否;另一边还在给苏沐橙充当听力磁带,鼻子尖儿就顶在翻开的英语书上。

 

他一口英音纯正流利,读听力材料时也带着漫不经心的神气。正相反,苏沐橙认认真真地坐在书桌前,如临大敌,铅笔都捏出了汗。苏沐秋本来想冲叶修大吼一句:“看看我今天买的油麦菜!”结果进屋就吓了一跳,遂蹑手蹑脚关上门,溜到床边在叶修身侧坐下。

 

叶修念着念着突然偷袭,踹了他一脚。

于是苏沐秋毫不犹豫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

 

这个姿势天生处于下风,很容易受制于人。叶修作为一个识时务的小少年,立刻就消停了。

 

苏沐橙一无所觉。

 

“我念答案了啊。”

“等等等等!”苏沐橙皱眉央求,“最后一题再读一遍。”

 

“那哪儿行。”叶修一合英语书,翻身而起,“我这任务还没做完呢。答案念给你,待会你自己看原文去。”

 

“念念念,我帮沐橙批。”苏沐秋活跃起来,随手抓了只红笔,把妹妹的英语卷扯到桌角。

 

苏沐橙大概是没答好,迅速又把卷子扯回来,气道:“哎呀!”

 

叶修笑,索性把英语书扔给小姑娘,让她去对答案,自己捞起两部手机继续按。

 

“哎,”苏沐秋捅捅他,“我想开学前去给沐橙买两件新衣服。顺便给你买个手机?”

 

家里一部手机是苏沐秋的,另一部因电池问题淘汰多年,常年需要连着充电线,否则半个小时就关机。叶修不用通讯工具,倒也乐得自在。

 

“我不用,反正天天在电脑前边,有事QQ联系呗。”叶修说。

苏沐秋反驳:“万一呢,老师找个家长什么的,找不着我还能给你打个电话。”

 

苏沐橙听着不是滋味,从卷子里抬起小脑袋:“老师没事找家长干什么……哥,你别咒我。”

 

叶修噗嗤一下乐了,完了摆手:“不用了沐秋。”

“不差钱!”苏沐秋豪气干云,“沐橙下学期学费我留出来了。”

 

“不是。我不用手机,家里人就不会来找我。”叶修失笑道,目光温和,“我爸妈知道我在哪,就是……我不愿意联系,他们就不会联系。也算是默契吧。”

 

苏沐秋耸耸肩:“那也随你。”

 

叶修从未提及过自己的过去,但人人都看得出他受过严格且周密的教育。苏沐秋并不在乎他家境,只是觉得,生在这样的家中还能为了玩游戏而离家出走一路南下,叶修可实在是个很有勇气、也很有意思的人。

 

5

 

叶修这辈子从没进过服装批发市场。他被苏沐秋拽进来的时候,整个人是懵圈的。

 

今天天热,一点风也没有,太阳明晃晃照着。街上人也多,全都大包小裹,简直气都喘不过来。叶修一向讨厌热闹,第一反应就是打退堂鼓,苏沐秋啧了一声,抓住他手腕,自己气势汹汹当先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硬是杀出一条血路,把他拽到了街里。

 

“放开!苏沐秋你放开!”叶修跟着他在熙攘人群中钻来钻去,街边摊位木架上挂着的衣服不时搭到他脑袋上,那叫一个晕头转向不辨方位。一来二去,叶修也有点怒了,扯开一件差点裹到脑袋上的小裙子,伸手又快又狠地戳了下苏沐秋肚子。

 

“我靠!”苏沐秋差点没跳起来,怒目而视,“叶修你等着!”

手感居然还不错,于是叶修心安理得地又戳了一把,满脸挑衅:“怎么的?”

 

苏沐秋气急败坏,朝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叶修揉揉手腕,内心愉悦:谁让你刚才用那么大劲儿捏我!

 

小姑娘怕热,不想出来,苏沐秋和叶修在家里信心满满地拍胸口下保证,说不用她出马一样能把衣服买回来,结果现在就对着满架子连衣裙发起了愁。苏沐秋说我妹妹该穿这么大的,叶修说你胡扯吧沐橙的腰哪有这么粗,苏沐秋怒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量过?!

 

就这么边拌嘴边挑衣服。叶修现在嘲讽技能渐长,一般人压不住,而且他一口流利清脆的京片子,本来吵起架就有优势。苏沐秋说话语调天然偏软,往往被他气到语结,于是一言不合就动手,俩人在街上拉拉扯扯,就差没滚做一团。

 

最后他们买了条浅黄色的小裙子,又一人拿了几件T恤衫。两个男孩子对自己的穿着向来不太讲究,衣服是一式一样的白色,只在胸口的位置有图案,色彩并不均匀,衣料触手还有点发涩。

 

“反正平时也不出门,就在家穿穿。”苏沐秋怕他接受不了,还安慰他。

 

“无所谓!”叶修把衣服一卷塞进塑料袋,倒是很豪气,“几件T恤穿一年,值了值了。”

 

苏沐秋愣了一下,乐了:“谁告诉你要穿一年?你穿这个过冬啊?”

叶修茫然:“大不了再加件外套呗。”

 

“不买羽绒服你别后悔啊!”苏沐秋说。

叶修满脸嘲讽:“吓唬谁呢你,哥可是个北方人。”

 

苏沐秋诡笑,倒也真不说话了,满脸都是等着看热闹的幸灾乐祸。叶修不以为意。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两个月后会悔断肠。

 

那条裙子苏沐橙喜欢得很,捏着裙角美滋滋地在屋里转圈。过两天开学又要套上校服了,她得抓紧享受穿小裙子的美好时光。苏沐秋应小姑娘的要求给她拍照。他向来贴心,单膝跪下举着手机寻找视角,力图拍出自家妹妹初见雏形的大长腿。

 

升入小学高年级,苏沐橙身量渐渐长开,褪去了幼童的稚气,初见少女柔美,抿嘴一笑,长长睫毛忽闪忽闪,好看得很。苏沐秋喜欢得不行不行的,心想沐橙长大一定是个大美人儿,又开始毫无必要地担忧:还是学习重要,可别提早被哪个混小子给拐跑了。

 

“苏沐秋!”叶修在卫生间里唤他。

 

苏沐秋应了声,把手机塞给妹妹。叶修抱着个水盆看他,伸手挑出件湿淋淋的衣服,表情极无辜。

 

那是他们今天买的T恤衫,图案稍微搓了搓,就……掉色了……

 

苏沐秋看着衣服上大片的赤橙蓝绿,眼前一黑。

 

“赔赔赔!”他痛心疾首,“你今天晚饭没有了!”

“真不怪我。”叶修叫屈,把衣服递给他,“你搓搓,你自己搓搓。”

 

“快快,你别给我洒一地……”苏沐秋赶紧把滴水的T恤衫塞回盆里,颇为牙疼地蹲在盆边想了一会儿,做出决定,撸起袖子可劲儿搓洗起衣服来。

 

“索性把图案都搓掉得了。”他一边蹂躏衣服,一边言之凿凿地对叶修说,“重新染一遍色!肯定好看!”

 

叶修就拿出玩换装游戏的审美,跟他一起撸袖子上了……于是那年他们穿了整整一夏天颜色斑驳图案剥落、难看得惨不忍睹的T恤衫,并且逢人就信誓旦旦地讲:“这个衣服的设计风格是印象派!走的是梵高的画风!梵高!梵高知道吗?”

 

苏沐橙觉得心很累,不想跟两位哥哥一起出门了。

 

6

 

等到秋天再开学,班级里重新调了座位,苏沐橙换了个调皮的小胖子当新同桌。她前两天郁郁寡欢,第三天回家时依然没有笑容,饭桌上叶修问了句新学期怎么样,她哇地就抹开了眼泪。

 

苏沐秋心里咯噔一声,吓得筷子差点都掉了。

 

兄妹两人多年来相依为命,苏沐橙知道哥哥撑持家业有多不容易,从小就懂事自立。他已经很多年没见小姑娘哭过了。

 

“怎么了怎么了?”苏沐秋毛都炸起来,“老师骂你了?考试没考好?有人欺负你?”

 

苏沐橙抽抽噎噎,不说。

 

苏沐秋就急了,一个劲儿地问。小姑娘长长的睫毛挂着泪,趴在桌上夹起一根油菜,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送,时不时还抽噎两声,半天也没吃下什么东西。做哥哥的看她不愿意说话,挠挠脑袋进了厨房,过一会儿,端出来一小碗颜色明快香气扑鼻的蛋炒饭。

 

苏沐橙把叶修给她的纸巾在掌心揉得皱巴巴,一看哥哥放在面前的蛋炒饭,嘴一撇,哇地又哭了。

 

“不哭啊。”苏沐秋哄她,“先吃东西,吃完再说。谁欺负你了,我搞死他。”

 

原来上学期期末苏沐橙考得不错,家长会上苏沐秋作为监护人上台发了言,偏巧被调来当她同桌的小胖子看到了。苏沐橙性格柔韧而强硬,两人时常有口角,男孩子说话也没有分寸,今天一急,竟然当着全班的面,大声说苏沐橙没有爸妈。

 

苏沐秋气死了,一晚上板着脸,眼神幽亮,蹭蹭冒鬼火。

 

他其实不在乎这些,并不避讳过自己的身世,也从未刻意借此寻求同情。他们与那些有父母的孩子活得一样快乐而有尊严,并且这尊严完全来源于他们自己的努力。

 

但是有人拿家庭缺陷攻击苏沐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叶修坐在桌前戴着耳机打游戏,苏沐秋从他身后经过,把两张账号卡扔到他桌上:“我明天出去一下。记得上午十点交货。”

 

叶修扯下耳机扭头看他:“干什么?”

 

苏沐秋还没说话,苏沐橙从床上爬起来,拉开帘子:“不要!……不要打架。”

 

“我不打架。”苏沐秋神色缓和了些,轻声哄她。

苏沐橙才不信:“那你干什么?”

 

“这么着吧,沐橙。”叶修发话,“要不就让你哥去。也不全是为了你,什么都不做的话沐秋大概就憋死了——要不我们就和平解决。”

 

苏沐橙眨眨眼睛:“怎么和平解决?”

 

叶修一笑:“那得看我们三个的本事,你也得出一份力了——怎么和平解决呢,取决于你能打探到多少他的游戏账号。”

 

苏沐秋醍醐灌顶,兴奋地一拍掌,眼睛更亮了:“叶修你心真脏啊!”

 

“过奖过奖。”叶修谦虚地,“沐橙,跟不跟我们合作?”

“保证完成任务!”苏沐橙一扫愁容,跃跃欲试。

 

在那之后的两个月内,小胖子的所有游戏账号都遭到了丧心病狂的打击,甚至包括赛尔号和弹弹堂,只要一上线,劈头就是一顿狂轰滥炸。两位大神下手过于狠辣,小胖子欲哭无泪,只得服输。而苏沐橙在两个月的接触中把他打探了个底儿掉,并且以个人魅力轻易征服了他,最终多了个忠心耿耿的小弟。

 

“只搞得定网游。”苏沐秋看着屏幕上对手一串流泪认输的表情,尚不解气,很有点感慨。

 

叶修问:“单机游戏也不放过啊?这个有难度。”

“以后等我学学。”苏沐秋说,“欺负我妹妹,黑了他电脑!”

 

叶修唯恐天下不乱,竖起两个大拇指:“好,有志气!”

 

苏沐秋得意地一乐,把注意力又转回屏幕上。小胖子还可怜兮兮地定身在那迎风流泪。苏沐秋十指如飞,一个嚣张的大文字泡浮在角色头顶上:“以后少说我们家沐橙没有父母,她有我和叶修呢!”

 

这个类比弄得苏沐橙一愣:“等等,我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对!”叶修插进来,补上一行字,“一样的!”

 

苏沐橙左看看右看看,满腹疑虑地闭嘴了。

 

7

 

他们相见的第一年,叶修着实被南方的气温刷新了三观。——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作为一个北方人,竟然会差点冻死在杭州。

 

家里空调不常开,叶大少爷从未经历过没有供暖的冬天,当时又逞强不买羽绒服,于是每天裹着被子瑟瑟发抖。苏沐秋去网吧跟陶轩买点卡,回来看到床上一个球儿,非常没有同情心地笑:“哎哟我说叶修大大,你不是要穿T恤加外套过冬吗?”

 

“滚!”叶修露出个脑袋骂了一句。他趴在床上还身残志坚地打游戏,被窝里捂着个一闪一闪的鼠标,笔记本电脑放在枕头上。长时间点击鼠标的手已经冰凉僵硬,打怪效率明显下降,叶修把手放在唇边哈了一口气,接着干活。

 

苏沐秋笑眯眯地走过来扒了他被子,没等叶修骂他,就啪啪往叶修身上贴了两个热帖,接着脱了自己的羽绒服塞进他被子里,重新压好被角,哼着歌走去灌热水袋了。

 

叶修被他羽绒服帽子上的毛毛糊了一脸,呸呸吐了两口,迫不及待地在被子里把羽绒服裹到身上:“你们这年年都这样吗?”

 

“今年比去年冷,你运气好。”苏沐秋幸灾乐祸。“先抱着笔记本取暖吧你,明天要是不下雪了,咱就买羽绒服去。”

 

叶修一开始还不懂为什么要等雪停,第二天他就知道了——南方少有大雪,落到身上几乎就已经成了雨,淋漓刺骨,针扎一般,冻得叶修走路都直蹦哒。苏沐秋又扔给他两片热帖,同时警告他:“别生冻疮啊,好几天打不了游戏,麻烦。”

 

“知道啦。”叶修无可奈何,“黄世仁啊你!”

“这都是生活经验!”苏沐秋强调。“我带沐橙出来第一年就是,真的麻烦。”

 

那时他们的日子过得尚且不如现在,日日勤恳工作也不过勉强得以温饱,更别提再生病。叶修思绪一动,他垂着眼睛看苏沐秋,觉得心里隐隐约约有点疼。

 

苏沐秋歪歪头,笑了。他自然地握住叶修的手,揣进自己羽绒服兜里,两人踩着泥泞的雨雪往商场走。

 

“暑假那时候没买,也是因为批发市场那的羽绒服质量不行。要买就买个好点的。”苏沐秋说。

 

叶修接道:“嗯,能穿好几年呢。”

 

这次轮到苏沐秋看他一眼,目光中含义复杂得无法形容。他接道:“对,能穿好几年呢。——你喜欢什么颜色?”

 

“好洗的就行呗。”叶修没多想,回答。“我在家都穿黑的。”

“叶修——”苏沐秋叫他名字,“今年过年不回家?”

 

叶修露出了一个他熟悉的、懒散而柔软的微笑。

“羽绒服都买了,”他笃定地说,“自然在这边过啊。”

 

两个少年手拉着手向前走去,年轻的身躯显得青涩而充满力量。头顶是铁灰色的天空,带着湿气的寒风凛冽刮过,雪花纷纷扬扬,洒了他们满头满身。

 

霜雪满头,可期白首。*

 

END

 

* 化用自“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好梦如旧》


评论(58)
热度(292)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