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全职高手】生生不息

这边是小号。

……非常抱歉一直没有讲,其实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讲。半年来和朋友讨论过很多次,挣扎纠结犹豫动摇过很多次,最终觉得,就……还是希望能把完整的自己呈现给大家。

子lo中所有文字不会打全职tag,也希望大家不要推到圈外。关注前请先确定了解其题材。……不能接受的话,我也完全理解。……真的非常抱歉。

然后,大概从五月中旬开始,就要去准备很重要的考试了,这一年几乎可以确定不会再有产出。这也算是一个暂时退圈的声明吧。

一直以来,都非常、非常感谢并珍惜与你们共同度过的日子。祝各位好。

那就干吧:

[叶邱+叶乔]原著向长篇

 

送给许多人。

我素未谋面的朋友,我深深思念的伙伴,我崇敬的前辈,我喜欢的姑娘。谢谢你们。

 

训诫预警,题材小众,情节凶残,请大家谨慎食用,阅读过程中感觉不适请不要勉强。

请不要点推荐。

师生向,非CP。

--------------------------------

1

 

“训练室里不准抽烟。”

这是邱非对叶修说的第一句话。

 

举座皆惊。当时嘉世战队颓势已现,然而三冠威名犹在,这些孩子对战队的正式选手都是既敬又畏。何况这位还是崔经理亲自陪着来的,一看就是大人物。哪有人敢当面呛他?

 

好多孩子都偷偷看过去,但制造震动的那个皱眉说了这样一句,转过头就接着训练了。偌大一个训练室,只有他一人敲击键盘的清脆声音。特别引人注目,本人却好像一无所觉。

 

叶修一愣,接着饶有兴味地挑了下嘴角,走到他身后去。

 

那少年并不算太大,十四五岁的样子,身量单薄,规矩的短发。脸被头戴式耳机遮了一半,露出线条清秀的侧颜,唇角微微抿着,盯着屏幕的样子非常专注。他在打一套走位训练,手指在键盘上的跳跃带着残影,操作利落果断,青涩而不生疏。——旁人这辈子都难得一见的嘉世队长,适才就被他这么毫不客气地呛了回去,他却连个道歉的意思都没有,目光只是紧紧追随着电脑屏幕。

 

叶修就这么看了整整三分钟,整个训练室寂静无声。孩子们不知道他身份,自然不敢说话,而经理与班导摸不准他的意思,也只能交换焦灼的眼神,无奈地陪着沉默:叶秋大神别是生气了吧?

 

直到一局罢了,少年要点开第二局,叶修伸手拔了他的鼠标线:

“这鼠标太轻,你用不合适。”

 

少年毫无防备,点了个空,略有点讶然地抬头望过来。连队长他都敢训,这一下训练被打断,叶修本来预备着他炸毛,结果这小孩倒并不是莽撞暴躁的性格,想了想,认真地解释:“训练营标配就是这个。”

 

“训练营配这个是因为它性能比较平衡,一般人用都合适。但你操作不稳,用太轻的容易飘。”叶修说。

 

少年一愣:“但我的成绩……”

“所以说一般人用这个足够了。但你的潜力不止于此。”

 

单在这个班里论,这小孩的名次绝对排得上前茅。但是就算业余玩家中的精英,跟职业选手之间还隔着一道天堑。没有哪个全明星是从流水线上走下来的,他们都拥有自己最习惯的训练方法和设备。高手过招,零点一秒中定胜负,靠的是许多精细微妙甚至玄奥的东西,操作、手速、意识,每个环节都不能忽视。

 

鼠标是轻是重,其它学员可能根本感觉不出差别。他们差得还太远。但这是个有潜力的苗子,应当从小培养起正规的操作习惯。

 

“你这个成绩看着是不错,但节奏是有问题的。你自己有没有感觉到?”叶修示意班导去隔壁给他拿个飞扬系列的鼠标,点点他显示器想多说几句,却察觉到他视线并不在屏幕上,于是从善如流地把烟掐了,接着说:“你开分段统计看一下。”

 

少年这才专注地嗯了一声,依言移动鼠标打开成绩分析。两个人简短地交流了几分钟,他终于露出了点笑容,起身郑重道:“谢谢前辈。”

 

……皆大欢喜。崔立在旁边悄悄松了一口气。

 

叶修又在屋里转了转,指点了几个小孩,鼓励大家好好训练,就和崔立一起走了。嘉世俱乐部暑期训练营学员近二百人,按水平由低到高分为四期,他今天难得抽出一整天过来,是为了挑预备队员,自然要把更多时间放在隔壁训练室的四期学员上。

 

而这边的门一关,训练室里霎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相熟的少年们开始交头接耳,目光大都投在邱非身上。邱非皱了皱眉,手下操作有个小小的停顿,随即又接上去,而李睿就在这时隔着大半个训练室,朝他大声喊道:“邱非你牛逼啊!”

 

邱非叹了口气,觉得这人真幼稚。他不乐意回应这么低级的招数,遂决定冷处理,结果闻理一拍桌子挺身而出:“对,我非哥就这么牛逼!李睿你有意见啊?”

 

他路见不平一声吼,震得邱非眉毛都抖了抖。小少年又叹了口气,觉得好友也挺幼稚。

 

闻理和李睿从开营仪式掐到中期考核,俩人都小气,你来我往的恩怨源远流长,活像两只斗鸡。邱非不乐意陪他俩搞这么无聊的把戏,平时李睿来找茬,他是能不理就不理,今天眼看着训练时间就要开掐,他着实有点头疼。

 

那两位你一言我一语,话里话外火星都溅了出来。不少人笑嘻嘻地开始看戏,邱非掂量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被扯进来,决定抓紧做完今天的训练任务,冷不丁方冉一敲大屏幕,怒吼:“干什么呢!”

 

“李睿你今天的训练都做完了啊?闻理上午的3V3打得怎么样啊?崔经理刚还拿了一沓成绩单走,你俩的名字是不是要从倒数第一行往上找啊?还说邱非……咳……”

 

李睿和闻理非常识时务,应声低头,好像两只被雨淋蔫了的羊驼。邱非就坐在大屏幕旁边,不幸被粉笔灰劈头盖脸扑了个正着。他一口气没上来,心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无奈地拿了瓶水起身去哄方冉:“方姐消消气,大屏幕上有灰。”

 

方冉摆摆手,拧开水灌了一口,小心地把粉笔灰从胸口上掸下去,吼了声“都看什么呢,继续训练”,接着又把矛头对准了邱非,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刚才来的是谁吗?叶队你都敢训,来来我班导的位子让给你坐。”

 

她横眉怒目,邱非表情茫然。方冉瞪了他一会儿,叹口气,觉得这小孩可真不怕死。

 

邱非确实不怕死。他好像从来也没怕过任何人,即使后来知道了面前就是大名鼎鼎的斗神,再后来各种意义上被吊打。实力不够就去练,差得还远就去追,前辈也不过就是对职业有着更深的造诣和理解,有什么好怕?

 

无所畏惧,无所忌讳,品格纯正,心无旁骛,天生战斗法师的苗子。

所以后来发生的一切,简直像是命中注定。

----------TBC---------------

重复一遍,本lo所有文章请不要点推荐,或以任何方式推到圈外

有疑问请直接私信作者,谢谢大家。


评论(29)
热度(261)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