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全职高手】【乔叶】燎原

送给那个最温柔的小少年,兴欣未来的王。
【你心底珍惜的,他日必将予你锋芒】*

1、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中国队获得冠军。随后,领队叶修终于真正淡出荣耀世界。
竞技比赛,就是这样一个人走人留的舞台。一位选手的离去并不会让荣耀的飞速发展有所停顿,才华横溢的年轻选手不断涌现,怀抱夺冠之心的战队,依旧要全身心地投入激烈的争夺。

叶修退役后的第四年,兴欣队长苏沐橙宣布退役。在这没有叶修的四年内,兴欣战队三进季后赛,一进总决赛,如此漂亮的战绩,充分证明了这支队伍第十赛季的夺冠,并非靠着叶修独力支撑。

“我已经尽力了。”在新闻发布会上,苏沐橙如是说,眉眼弯弯一如刚入联盟时候,坦然又恬静。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台上另一位年轻人接过了话筒,起身,微笑。

苏沐橙略一点头,竟然真就这样毫不迟疑地起身下台。如在擂台赛的赛场上一样,两人干干脆脆地凌空一次击掌,送走完成使命的前一位选手,也开启了下一局。

——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五赛季,在队长乔一帆的带领下,兴欣再次斩获冠军!

2、

“走位不错。”
“伏龙翔天放得太急了吧?再慢一分我可就躲不过了。”
“战法这个职业,可不是单纯靠着炫纹定胜负啊。技能冷却跟不上了吧?”

训练室大而空旷,三五十个少年全围在两台背靠背的电脑周围,除了激烈的键盘鼠标响动及零星的几句点评,竟是鸦雀无声。

其中一人背对门口专注地操作着,看身形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另一人气质沉稳成熟,显然游刃有余,这场单挑已经打了十分钟,却丝毫不见焦躁。屏幕上你来我往的激烈战局尽数被他收入眼底,不时开口做出点评。

头戴式耳机也遮不住他秀致的容颜,这是每个荣耀粉都能一眼认出来的人——兴欣那位风头正劲的年轻队长,乔一帆。

本来虚掩的门被轻轻打开,来人反手咔哒一声把门带上。
乔一帆微震,手下操作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停顿。

——机会!

战斗法师一记落花掌旋即拍出!随即天击,龙牙,圆舞棍,怒龙穿心破……娴熟无比的一套连击。对手得理不饶人,阵鬼的职业特点又决定了被贴身不利,局面瞬间逆转!

来人掐灭了手上的烟扔进垃圾桶,走到电脑旁挤了个位置观战。少年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吸引,不耐烦地往旁边错了错,无一人注意到他。

屏幕上两个角色身形来回交错,竟是阵鬼的血下得更快一点。操纵战法的少年神情愈发专注,键盘敲击声如疾风骤雨,将阵鬼逼得越来越紧,眼见退无可退。

璀璨刀光闪过!

乔一帆冷不丁爆发手速,竟是千钧一发中抢出了一个满月斩,两人顷刻换了位置。随即太刀幽光抹过,鬼阵密密铺下。这一波反击来得迅疾、凌厉、巧妙,少年们只当队长之前是有意蓄势,激动得有人甚至鼓掌叫起好来。

兴欣的这位队长,可是向来以风格沉稳心思缜密闻名。少年虽然竭尽全力操纵战法左冲右突,数次去抢脱身的机会,但被这样的阵鬼逼到墙角,哪还有能够脱身的道理。战斗法师被鬼阵连环锁死,最后无可奈何地倒下。

荣耀!屏幕上闪出的字样带着金色流光。少年无可奈何地把手放在键盘上,显得有点沮丧。乔一帆取下耳机笑道:“想凭一波爆发就带走对手,是不是有点天真了?刚刚还说你走位不错,随后就大意了啊!”

“谢谢队长……”少年一句话没说完,乔一帆已经推开椅子起身,面对来人尊敬地站得笔直:“队长。”

举座皆惊。

3、

少年们纷纷转头,挤挤挨挨地去看,用目光交换着疑问。有人小声问:“这谁啊,兴欣的前任队长不是苏沐橙吗……”也有一些人心思电转,惊叫:“叶修!他是叶修!”

“前浪死在沙滩上呐……”叶修摇头叹道,又习惯性地想去摸烟,在看到墙上硕大的禁烟标志后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心说老板娘也是挺体贴,他当队长的时候,兴欣可从来没有禁烟的规定。

“刚才你怎么看到我进来的?大意了吧!”

训练营的学员们看不出乔一帆刚才轻微的走神,叶修却不费吹灰之力。刚才说的话被叶修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他惭愧,站得更直了点:“对不起。”

“又低头。动不动就低头,都是当队长的人了。”叶修笑道。这样温和的责备乔一帆已经久违数年,不由得百感交集,只是低头微笑。训练营的孩子们有些却还没搞清楚状况,不由得惊诧,窃窃私语:居然还有人会这样对兴欣的队长说话吗?那可是,在场上永远不会低头的人呐!

乔一帆回头扫了一眼,温和的目光所到之处简直像指引着神圣之火的落点,扫到谁谁就立竿见影地闭嘴了。叶修失笑:一别数年,一帆居然也历练成这样了。他自来熟地拍拍那个小战法的肩问:“打得不错啊少年!有前途有前途。叫什么?”

小战法在他注视下居然红了脸,半天才小小声地说了两个字。叶修目瞪口呆抬眼看乔一帆,心说这比你当年还腼腆啊,刚才一上手居然能打得如此豪迈,当真人格分裂。乔一帆也有点窘,赶紧为他解围:“林立今年才十五,有点儿腼腆,队长别逗他……”他揽了一下林立的肩膀,也向其他的学员示意:“这是叶修队长。”

神秘来人的身份终于得到证实,学员们纷纷叫起了队长,有听过的有没听过的,个别激动点儿的声音都走了调,比如眼前这个小战法。叶修一时也搞不清他这是太紧张还是真激动,唔了一声,一个个看过去,倒也挺感慨:“训练营现在规模都这么大了啊!”

“不能总依靠队长的努力啊!”乔一帆笑道,注视叶修,目光中的尊敬显而易见。他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让了一步:“队长你坐……不,我们还是出去聊。”

叶修却拒绝了他:“不用。我也就是刚回国才有空,顺便回来看看,待不了多久。”他见乔一帆神色明显是有点失望,笑道:“挺久没碰荣耀了,还真是有点想。来一局?”

“队长?”乔一帆那点失望之色还没等掩藏起来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几乎是说着就迫不及待地往外走:“队长想来一局吗?我去拿君莫笑!”

“……你回来!”叶修真正哭笑不得。按说兴欣连冠军都得过俩了,怎么还这么一副草台班子的风格,战队核心角色那是说拿就拿的吗?

乔一帆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那可是叶修,就算叶修回来开口就说要带走君莫笑,大概也不会有人觉得有问题——但前辈既然阻拦,乔一帆就习惯性地反省了一下,感觉自己确实表现得太不稳重了,很是惭愧,一时间居然有点犯难。

他丝毫没有发现自己今天的应对简直退回新秀时期,大神选手的气度与队长风范全被丢到了九霄云外,兴欣的希望们有一个算一个,全被队长今天全无城府的表现震得目瞪口呆。就算发现了,估计也顾不上了。气氛一时有点尴尬,叶修转头想随便找张账号卡,就听到有人小声说:“队……队……前辈不介意的话,先用我的吧。”

林立明显还不太敢说话,不过已经鼓足了勇气递过账号卡,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斗神啊那可是,哪怕能被临时征用一下,那也是莫大的荣耀啊!叶修倒是多少有点意外——林立这孩子场上风格强硬,场下羞涩腼腆,又不完全是周泽楷那型,这时候也敢抓住机会就上。他带笑望了少年一眼,拉了张椅子坐下,插卡登陆。

所谓“挺久没碰荣耀了”,实在是有够轻描淡写,明明是久得连怎么插卡都生疏了。乔一帆看他接过卡,也忙跑到对门技术部拿了一寸灰的账号卡出来,结果站在场上还等了有几十秒,叶修才慢悠悠地登陆上来。

名为“壁立千仞”的战斗法师角色以手提战矛的造型定格,一张系统脸,目光平视前方,显得毫无生气。叶修不急着打,鼠标先移到两个角色身上细细看了一遍。壁立千仞自然是满级,装备也不错,一寸灰身上倒是大变样,当年的80级伪银装早就被淘汰,一身货真价实的极品满级银装,很对得起这个角色在玩家心中的地位。

……是啊,当初微草少年一念之下匆匆跑到楼下买的账号卡,如今也是像那时的斗神拳皇枪王一般,赫赫有名的封神角色了呢。

看队长熟悉着角色和招式,乔一帆抬头看了看自觉围过来的学员们,说了一句:“都去训练吧。”自然谁都不乐意走,两任兴欣队长的对决啊,一辈子也就见这么一次!于是乔一帆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去训练。”

……学员们顷刻散开,没人再有异议。叶修倒是噗嗤一声笑出来:“一帆你还怕我丢人啊。”又说:“一帆你现在有点像王杰希啊。”

“不是,没有。”乔一帆不好意思了。本来也不是多威严多有气场的人,现在又刻意一收,显得跟做错了事似的局促。叶修这边已经发送了对战请求,他什么都没想,连忙点下。

直到太刀架住战矛发出铿锵一声,电光石火间把他从头脑发热的局促状态中震醒,乔一帆这才猛然意识到:整整五年之后,他终于又一次,与队长共同站在场上了。

4、

队长赶他们回去训练的时候,林立磨磨蹭蹭地就站在旁边没走。这孩子怕生归怕生,胆子倒绝对不小。要是真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的性子,也驾驭不了战斗法师这个职业啊——可能是因为被叶修调侃了两句,乔一帆没再好意思赶他走。于是小少年就蹭啊蹭地找了个不影响两人的位置,认真观战。

……在看到两人谁都没有记录这一战的意思之后,还差点拿出手机来录个像。不过他毕竟有分寸,心里再遗憾,也想想就算了。

前两局,那简直就是乔一帆的个人秀。
退役五年,连怎么登陆都不太记得了,对上当打之年的大神选手,就算是叶修,那能赢也是出鬼了。一连五局,乔一帆局局打出的都是“Perfect”。

实在难见当年斗神一杆却邪破繁花血景的风采,林立心理落差还是不小的,但转念一想顷刻就明白过来,在心里也责怪自己天真。这打得简直跟网游虐菜差不多,他难免有点走神,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叶修估计荣耀十年都没输过这么惨,此刻居然一脸从容淡定,一点不见懊恼;乔一帆却是更专注了,林立觉得队长简直是把打总决赛的精神都用上了。

林立不知为何有点难过。铁打的圈子流水的选手,当年再叱咤风云的大神,退役两年照样无人问津。时间啊,能够赢到最后的,还是只有时间……他注视着屏幕上又一局极快结束的比赛,心想:陪老队长打一打,何必这么……认真呢。反正叶修前辈……状态也不在了。

第七局。叶修嘀咕了一句:“哎哟,这孩子设的快捷键跟我有点像啊。”

林立一惊。
职业选手的素质他大体也都具备了,再崇拜斗神也不会像个脑残粉的普通玩家那样,不加选择全盘模仿。他的快捷键设置自然是怎么顺手怎么来,和叶修没有一点相同。

但一叶之秋张扬锐利的战斗风格,七进七出如入无人之境的王者气度,是自第一次刷卡登陆起,便深深烙印在林立的战斗法师血脉灵魂中的。

这也是……短短五六分钟的战斗,就能看出来的么?

乔一帆没回答。他好像已经完全进入了心无旁骛的竞技状态,别说一句感叹,林立怀疑自己现在就算跳出去来一曲骑马舞,队长都看不见。

将近一个小时的对战,林立就站在旁边一局局看了下来,不知不觉竟入了神,竟也不觉得站得累。这种一边倒的战斗局面他熟悉,乔一帆平时给他们打指导赛基本就这样儿,对手偶尔能抢出几个惊艳的操作,却无论如何无法突破压制。但这又不是指导赛那种会刻意留出空当的战斗节奏,而且场场毫不留情,全程碾压。

虐菜的快感?不,不是——

乔一帆个性谦和稳重,会这样做,一定有必须用尽全力的理由。而战场上他熟悉的壁立千仞,动作由生涩渐渐转为流畅,连招开始得心应手,不知何时,角色永远挺拔的身形透出一股他不熟悉的劲儿来。

月光斩接满月斩,汹涌的攻势逼得对手不得不后退。暗阵已经精准地丢在脚下,一寸灰太刀举起,鬼阵开始吟唱——

战斗法师义无反顾地冲出!踏入暗阵的壁立千仞视角已是漆黑一片,这一记连突却来得精准无比。几乎是职业选手的本能操作,一寸灰左踏半步就已避过,刀阵冰阵接连落下。然而趁着鬼阵连环尚未铺成的微小时间空当,壁立千仞精准地踩着阵与阵之间无形的边隙冲出,万千雪亮刀光在他身侧爆开,直如闲庭信步。战斗法师抬手,一道绚烂豪光在战矛最顶端恣意绽放!

——伏龙翔天!

那一瞬间林立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连呼吸都被生生逼停。战斗法师孤绝的背影明明是放眼荣耀皆如一的收招定格,他却偏偏从中看出了一股风起云涌我自笑傲的疏狂。

荣耀!

乔一帆没有去看这最终的结果。早在伏龙翔天再现的那一刻他就摘了耳机,起身定定望着叶修。林立骇然发现,这位从来沉稳坚强的年轻领袖,眼中第一次有晶莹闪动。

乔一帆轻声说:“队长!”

——万语千言,都在这两个字里了。

5、

“队长是对林立这孩子挺有好感吧?签名啊——我看他拿到签名的时候,激动得都快说不出话了,除了鞠躬就是鞠躬。”

乔一帆笑道,把围巾又裹紧了些。叶修还要赶飞机,于是打完那一局两人就一起走出了训练营。H市的雪天向来湿冷刺骨,雪花一落到身上便化成了冰水。出门前乔一帆还特意给叶修多拿了件大衣,不过当然被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哪怕现在连老将都说不上,出了电竞这个圈他也无可置疑绝对是个刚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没娇弱到那个地步。

“唔,是他运气好。”叶修不甚在意地道,“我一年难得在国内几次,这次就遇到他了。这孩子技术是差得还远,但功底扎实,天赋不错。可以练练。就是个建议啊。”

“下赛季让他上场练练。”乔一帆说。这话当着训练营众多学员的面不能说,可当着叶修,他自然是毫无隐瞒。“练两年就能接班了,我是想……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把寒烟柔给他。”

叶修从他的措辞里听出了点不一样的味道:“有障碍?”

他心说这不应该啊,要知道老板娘信任别人的程度简直就是天赋异禀,只要兴欣还是陈果当老板,那基本就是队长一人说了算。

“孙翔今年28了……”乔一帆说。
“……”叶修也是无语,“老板娘还没放弃这个想法呢?”

乔一帆喟叹:“陈姐一直觉得遗憾。她对一叶之秋的执念,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消得了的。队长您大概觉得无所谓吧,但要求别人也这么洒脱,其实还是很难啊!”

叶修说:“巅峰永远在未来。被过去的辉煌束缚住,以后就没法更强了啊!”

“是。我知道,一叶之秋或者君莫笑都一样,在您手中无论是哪个角色,都是最强的。即使离开了荣耀也不例外。”乔一帆认真地回答。“说起来您退役后都在做什么?就这样毫无音讯了,大家都很想您。……我也很想您。”

青年话尾带了点小小的失落,听起来很孩子气。叶修无奈笑着伸手在他肩上搭了一下,算作特别没诚意的安慰。“算我错了啊,你看你还跟我卖萌是不?多大了都……这几年跟荣耀一点关系都没了,东奔西跑战火纷飞的,一年难得回来几次。”

乔一帆吓一跳:“队长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自由记者啊。”叶修坦然回答。“真是整整五年都没见过我的消息?一看你就不关心时事,严肃批评啊。说起来上次碰荣耀都两年前了,那次不巧赶上撤侨,逃命时我爸下级一眼从人堆里认出来了,被他拽去帮忙跟一个荣耀脑残粉的老外谈判,三局全胜输得他泪流满面,要钱给钱要车给车要路线给路线——可有成就感了。”

叶修说得平淡,乔一帆听得发愣。他从来没有想过生活中不再有荣耀的队长会是什么样,毕竟在他的概念中,这简直不可想象。

可是他发现,离开了荣耀的叶修,一样活得坚定潇洒,过得兴味十足。

他突然开始明白叶修当年离开嘉世时的决绝,放手一叶之秋时的洒脱,再次退役时的从容——这个传奇般的青年,之所以能够一次次坦然放手,是因为有底气未来只会做到更好。他所拥有的一切光环,都并非依托于荣耀,而是来源于内心的强大和骄傲。

叶修这样的人,走到哪都能发光。

“队长你真是……太厉害了。”乔一帆由衷地感叹。

叶修只当他还是在说那三局连胜,笑道:“那老外水平太差,只会瞎咋呼,连林立估计都打不过,我都懒得嘲讽他。”

“林立……”乔一帆沉吟道,“关于他我和陈姐想的多少有点不一样。林立水平不差,战队也不是不舍得花重金去打造新人,但他不是压力型的选手,上来就驾驭一叶之秋这样的神级角色,关注太高,适得其反,反而容易害了他。”

“一帆你说了算啊!反正我都退役了,管不了啊。”叶修笑道。

乔一帆也笑了。“但说实话,我是很能理解陈姐的心情。我到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真正赢队长一次。”

叶修说:“你赢过啊!刚才……”他比划了一下,自己也想不起是多少局了,带笑道:“那么多还不够啊?”

乔一帆认真地摇摇头:“那不算。”
“队长的实力最强的时候,我还远远不够成熟。等我终于能独当一面的时候,您都已经淡出荣耀了。这样的胜利并不能说明什么。没能与巅峰状态的队长一战并取得胜利,一直是我的遗憾。”

“这个遗憾,我知道是永远的了。但是我……”乔一帆拽下围巾压了压,露出完整的脸,在风雪中站直身子看向叶修,语气郑重得几近誓言。“我还有赢您的机会。您曾经率队得过四个冠军,而我离退役,至少还有四年。”

“看着吧队长,或许会创造下一个属于兴欣的王朝,也说不定呢。”

叶修沉默。听到这样真挚的话,再冷漠的人也不能说毫不动容,他心里倒也有几丝温柔的感慨,一点点漫上来。

这毕竟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后辈啊。
他看着他、指引着他、伸手拉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最艰难的路。少年的自我怀疑被自信所取代,青涩蜕变为沉稳,不自信转化为谨慎。枯草只要遇到一点细雨就能再次蓬勃新生,蒙尘的宝剑被一点点细心拂拭干净,当时在第十区随手洒下的火种,如今在年轻的兴欣队长手执的火炬中,燃烧如星光。

一别五年,曾经的少年独自成长,已经走到了前辈当年也未曾踏足的远方。

“野心不小啊。”最后他只是笑着伸出手,“那就上吧——我看着你。”

乔一帆的眼睛明亮如星辰。他上前一步,紧紧握住了队长的手,也接过了一个年轻王朝的未来。

*出自怀袖《世界两端》
我可喜欢这首词了。嘘,别告诉她。



评论(47)
热度(457)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