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张安张】【刑讯梗】饮冰(下中)

上文:饮冰(上)  饮冰(中)  饮冰(下上)

……再谈一章恋爱!

我咋还没写完!还有一个大情节!

--------------------------------------

16

 

张新杰不是情感淡漠,只是太过理性。他有人性,有感情,但像恐惧、愤怒、后怕、心疼……这样会影响判断的情绪,甚少在他身上出现。他静得像水冷得像冰,又像一架严谨精密从不出错的机器。叶修曾经感慨:“要是能把张新杰的脑回路抽出来,以此为蓝本发明出新的编程语言,联盟的信息技术至少能飞跃五十年。”

 

张新杰点一点头:“过奖。”

 

“你是那种能坐在指挥室里看着部下全军覆没,内心天崩地裂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类型。”叶修意味深长。“然后在条件允许你疯狂报复之后,用重火力把敌方阵地彻底犁过三遍,保证方圆百里寸草不生。”

 

张新杰蹙了蹙眉,纠正:“不至于三遍。没有必要毫无意义地破坏生态环境,斩草除根即可。”

 

叶修大笑:“我喜欢你这种指挥官。”

 

联盟少将与张新杰的这几句交谈流传甚广。有人觉得冷血,有人觉得带感,安文逸是个例外,他觉得OOC。张新杰和叶修都是那种甘冒资源被夺战局逆转的风险,去拯救一个要塞的人,对生命的尊重和热爱是不可动摇的底线。他压根不会容许自己的部下落到那种境地,更别说坐在指挥室里心如刀绞。

 

这不是安文逸欣赏的风格。慈不掌兵,战争需要牺牲。

 

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发现自己刚入学时递交的那份战役分析如此天真轻率——他当时觉得叶修是脑子烧坏了,后来却发现,联盟军神平生纵横睥睨未逢一败。

 

所以指挥官不一定非要冷血无情,归根到底还是看个人实力。

 

——如果这个假设成真呢?如果一定要在胜利和数万条生命之间做出选择,张新杰会不会很痛苦?安文逸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得一时怔忡。

 

“想什么呢。”

 

安文逸被张新杰撂倒在地,后者低头看着他,不带感情地陈述:“入学一年半,在近身格斗时还会走神。你一个步兵指挥类的学员,把自己当战舰控制系练的吗?”

 

“抱歉。”安文逸说,腾身而起一记重拳击向他面部。

 

张新杰侧身轻巧避开:“我希望你能在战场上活下去。”

“我也希望您能永远负责情报工作。”安文逸说,“永远不必直面战争。”

 

张新杰的神色中有一些好奇和困惑。下课铃响了。安文逸立定,抬手行礼:“谢谢长官指教。”

 

17

 

一语成谶。

 

安文逸进入军校的第三年,发生了一场震惊全国的军事政变。那一夜血流成河,联盟少将叶修叛逃,机密资料外流无数,上层军官展开了大清洗。同时帝国展开蓄谋已久的大规模入侵,边境防线旋即被攻破,敌军分兵几路直逼首都星沃尔德伦。战局岌岌可危。

 

联盟中央军校三年级以上的学员全部被迫中止学业,投入战斗。张新杰也终于离开了他位于中央情报局的办公室,临阵受命,奔赴前线。誓师大会上准军官们整队肃立,台上的指挥官深深地环视他们,仿佛要把每一张年轻的面庞都刻进心底。

“联盟的未来,就拜托诸位了。”

 

模拟对战室与战场的区别大得无法想象,第一场战斗就如此惨烈,科技水平发展到现在,无数残忍而天才的杀伤性武器纷纷涌现,很多光看名字就能让人后背发凉。然而最后依然要靠身体素质来决定胜负。人类的颈骨在他手下无比脆弱,对方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软软倒下,温热的鲜血溅上脸庞,安文逸整个愣在原地。

 

一秒钟后他退后半步把自己的脚从死人身体下抽出来,转身迎上下一个对手。他身旁的同伴当场崩溃,在枪口下呆若木鸡,安文逸只来得及把手中打光了子弹的枪甩出去。他顾不上看结果,迅速抽出背上的刀,激光刀刃无声地弹出,切入正面敌人的胸膛。

 

没有丝毫的阻力,好像一点都不真实。但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溅了他满手。

安文逸强行压下胃里的翻腾。他打算等活着回去再吐。他在狂奔中转头看了一眼。可能是那把空枪压根没有起到作用,也可能是那位崩溃的同伴没有及时恢复自控,他已经倒在了地上,鲜血淋漓,难辨生死。安文逸依稀记得那是住在自己楼上的学长。

 

子弹倾泻如雨,不断有人在他们身边倒下,温热的血流出身体。那都是昔日同窗的伙伴,曾经一起训练一起打饭一起抱怨课程的繁重教官的严格,被压着打的焦躁和同伴的鲜血加在一块儿,年轻人们很快失去冷静,红着眼睛不要命地往前冲,再倒下,有更多的人往前冲……

 

恶性循环。

 

臂上通话器突然振动,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一道镇定平和的声音突然透过耳机传入脑海:“安文逸。”

 

张新杰。

一瞬间天地寂静。

 

每一个字都挟裹着风声狠狠撞击在耳膜上,战场上子弹的尖啸和口令呼喝一下子远了。安文逸用力闭上眼睛,心中涌起强烈得不可思议的思念。

 

18

 

“安文逸,带着你的人撤退。”耳机里传来的指令简明扼要。

“组长……?”安文逸抱着枪喘息。

 

“组长阵亡,军衔最高者接任指挥。”张新杰说。

 

安文逸所在的组只有一个老兵。他到底经过中央军校两年的培养,已经算是军事素质出众,其他人比他还要年轻。

 

“我们打没了一半的人……”安文逸哑声说,眼睛红得滴血,说不上是愤怒还是悲凉。“你让我后撤。”

 

“撤。”张新杰说,“联盟不需要你们死在这里。”

 

安文逸:“已经不死不休了。我没办法控制一群这样的战士。”

张新杰说:“你想从军第一天就战死?”

 

安文逸颤抖着深深吸气。心里涌起的回答让他自己都感到惊异。

 

你觉得生命轻贱吗?那你一定未曾有过爱人。

安文逸发现自己甚至不敢死。而两年之初他还能轻而易举地在一篇论文中,将整颗星球的军人划归死亡。

 

“不。”他说:“我想回来见你。”

 

耳机那边传来的声音温和了一点点:“那么活下来。”

“……是,长官。”

 

安文逸狠狠咬唇,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挂掉通讯,转组内频道,命令他的队友们后撤。

 

19

 

半年后,安文逸回首都星休整。

 

张新杰站在英魂碑前看他走过来,脚步轻快,军服严整,肩章上的三枚星徽闪着光芒。这是血与火中淬炼出的战士,他如此快地褪去了天真和偏激,眉眼中沉淀下来的尽是沉静从容。

 

“长官。”安文逸在他面前站定,抬手敬礼。

张新杰还礼。

 

“我回来了。”安文逸说。

张新杰说:“嗯。”

 

他们一起沉默着在英魂碑前站了一会儿。那块石碑上新近添了一行名字,上个月的战报,第三舰队在漩涡星系附近遭遇伏击,全军覆没。

 

“您以前杀过人吗?”安文逸问。

“我是战场上成长起来的。”张新杰说,“联盟的规定,从未亲手夺取过生命的人,没有资格坐镇后方。”

 

“谁的规定?”

张新杰说:“叶修。”

 

没有上过战场,不知活着有多宝贵。在下达“死守阵地”这样的命令时,也不知需要付出的代价。联盟所有中高层军官都是如此,血肉成泥的战场教会他们,生命有多么值得敬畏。

 

“叶修……我真想见见他。”安文逸说。

张新杰警告性地看了他一眼。

 

安文逸笑笑:“别这么严肃。我现在心情很好。”

“因为活着回来?”张新杰说。

 

“因为……”安文逸的神情堪称温柔,“我在靠近您。”

 

我在追赶您,我在靠近您。您留给我的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背影,是高台上阳光下雪白的军服……同样经历过生与死的拷问,胜利与良心的抉择,梦想、原则、苦衷、缘由,我一步步走近,看到一个更真实的张新杰。

 

再等一等吧,让我再成长一些。

然后或许,我就可以拥抱您。

——————

(不得不并且完全莫名其妙地)扯出了一章过渡……
这篇文有可能会搞出“下下上”“下下中”这种的章节编号_(:з)∠)_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评论(36)
热度(174)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