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孙翔x孙杨】【友情向】来日方长

这篇不打tag。

禁止转载,请勿扩散到圈外。

------------------

1

 

“孙杨!孙杨胜利了!孙杨是冠军——”

 

客厅里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孙翔一脸茫然地探出头去,手里的水果刀上还插着一个苹果:“荣耀没有专门颁给个人的冠军,只有单挑之王。”

 

“说我呢,你听错了。”他家沙发上那位奥运冠军扬扬下颌,示意他看电视。

孙翔哦了一声,缩回头去继续跟苹果搏斗。

 

孙杨啧了一声,站起来。他手长脚长,缩在沙发上都让这屋显得有点局促,一起来简直把客厅灯光都挡去了小半。他说:“你不会削苹果啊?”

 

“谁说我不……”孙翔试图证明自己。然而水果刀插到没柄,一时半会还真拔不出来。他努力了一下,刀在手中划出危险的弧线,孙杨迅速冲上去:“放放放!你放下!我来我来!”

 

单论肉体力量,游泳运动员和电竞运动员之间差着十万八千个石智勇。那把水果刀轻轻松松地被拔了出来,然后被人抛着去厨房。高个青年从孙翔身边不无炫耀地擦过,孙翔撇撇嘴,没忍住也啧了一声。

 

他还真不会削苹果,从来都是洗完就啃……一是懒,二是这双手身价千万,牵系着职业生涯,能不动刀尽量不动刀。今天是要招待客人,琢磨了一下才判断出这玩意好像应该削了皮再切成块。然并卵,客人并不领情。

 

他坐到沙发上看体育频道的比赛转播,顺手调大了音量。记者正在兴奋地问:“有什么感想?你现在有什么感想!”厨房里有咚咚咚的声音,并不大,但孙翔还是凭借电竞选手的敏锐耳力捕捉到了,扬声喊道:“你干嘛呢?”

 

“我也不会削!”孙杨在厨房喊,“但我会剁!”

行吧。单论自理能力,他俩和正常人之间都差着十万八千个张继科。

 

2

 

其实孙翔和孙杨的缘分非常奇妙,可以说神交已久。

 

去年首届世邀赛前,中国荣耀国家队组织了为期一周的军训。目的在于收收心,提提神,锻炼锻炼身体,毕竟电竞选手大多细胳膊细腿儿,主席怕到了国外一半水土不服一半倒不过时差,还没比赛就噼里啪啦倒一地。

 

他跟叶修随口提了一句这个想法,第二天叶修就效率很高地联系好了,地点在国家游泳队长期合作的军训基地,有经验,水准高,保证寓教于乐卓有成效。于是冯主席很满意,领队先生很开心,大家都很高兴,谁也没考虑到孙翔的痛苦。

 

军训基地吧,也是正规部队,战士来自五湖四海,很多普通话并不好。再说初来乍到,他们也不保证能一次性记住所有人的名字。而且说实话,孙翔和孙杨长得真挺像,高挑白净浓眉大眼,一眼扫过去恍惚就看成一个人……

 

于是孙翔第一天体能测试后累得半死,趴在地上被教官训:你去年武装越野十公里还能跑第一呢!

 

孙翔满脸黑人问号,心说不对啊,打死我我也跑不下十公里啊?

 

一晃儿半年,冬训前游泳队过来,孙杨第一天体能测试前还啥都没干,就被教官训了一顿:你上次成绩咋那么差?今年训练要加量了,做好心理准备啊小伙子!

 

孙杨也黑人懵逼,心说不对啊,我上次武装越野明明跑第一呢!

 

就这么着,两人都过得苦不堪言,在心里把对方大卸八块了无数次,然后又因为这个梗,被队友整整嘲笑了一个赛季。

 

第二年夏休期,世邀赛前还有个短假,孙翔闲的没事说想学学游泳。叶修当时正在体育总局坐办公室,说行啊,我看能不能给你找个水平还成的。其实无论如何也用不着孙杨这种级别上,但这个八卦传到游泳队,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孙杨一拍手说,正好奥运会封闭特训前还有几天假,我去!

 

于是一纸招聘启事,招来了一位奥运冠军。

 

孙翔友好地跟他握手,笑:素未谋面,仰慕已久啊!

孙杨友好地跟他握手,笑: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啊!

 

冯主席好生忧愁,有点怕这俩混小子毁灭地球。

 

3

 

都是二十出头的大男孩,爱玩爱闹,意气相投,他俩处得其实不错。那几天假期孙杨回家休整,正好孙翔以前在嘉世附近买了套小公寓,索性就也回杭州了。南方的夏天酷热,俩人几乎天天泡在水里。

 

“换气啊!”孙杨又一次无可奈何地把他从水里捞出来,感觉比自己游了一万米还累,“你扑腾什么啊!换气啊!”

 

“换不了啊!”孙翔挂在池边,一脸生无可恋,“你知道次氯酸钠是什么味道吗!喝那么多会不会死?”

 

孙杨说:“我七岁就知道了!现在还不活蹦乱跳的,你可有点常识吧。”

孙翔艰难地翻了个身,把脑袋仰在池边:“哎,你刚学游泳的时候什么感觉啊?”

 

“也是一点都不会呗。”孙杨笑,“一进泳池就哭,特别害怕。哭得教练脑仁都疼。不过后来就好啦。”

 

后来泳池变成了他的另一个家,承载着他生命中全部的热爱与梦想。曾经避之唯恐不及的水花变得那样温柔,他劈波斩浪一路向前,到边后扶着分道线大口喘息时心脏仍然在热烈地跳动,眼前一片纯澈的蔚蓝色,那感觉像在飞翔。

 

“你知道我什么感觉?”孙翔有气无力,指指天又指指地,“天上有一百个开启机械旋翼的君莫笑咔咔咔在飞,地上有一百个拿着巴雷特的周泽楷突突突在开火,全都冲着我。”

 

孙杨茫然,完全没有get到这一场景的恐怖之处。于是孙翔换了种更简单且富有冲击力的表述方式:“我要死了!”

 

奥运冠军没有当过教练,蹲在池边研究他脸上的神色,也分不出他是真要死了还是假要死了,一时无计可施:“……不学了?”

 

“学!”孙翔缓了一口气,咬着牙翻身而起,神色执拗,“来!”

 

天底下运动员都是一样的,不管是日训练量大到人无法想象的游泳运动员,还是看起来就弱不禁风的电竞选手,骨子里都有不要命的狠劲儿。孙杨莫名其妙地对他有了一点点的信心,想:没准他真能学会狗刨?

 

4

 

一天下来,孙翔是真要死了,步履蹒跚地挂在旁边那位身上。教练先生自觉没有掌握好训练强度,心中有愧,一路把他送回了家,又索性好人做到底给弄了晚饭。他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看到孙翔已经身残志坚地歪在沙发上了,膝盖上摆着台笔记本电脑。

 

“孙翔瘫。”他评价。

孙翔不屑:“我比葛优高多了!”

 

孙杨哼一声,随手把盘子放在桌上,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你比我矮。”

 

孙翔出道以来被人黑过没脑子、没脑子以及没脑子,倒真没被人鄙视过长得矮,当时就惊了,搜肠刮肚半天反击:“我比你瘦!”

 

“我有腹肌。”孙杨气定神闲。

这是真无法反驳。孙翔憋屈:“你——”

 

孙杨大笑,解围裙:“吃饭吃饭!番茄炒蛋要凉了。”

 

吃饭前孙翔在拿小号打竞技场,在一天的高强度运动以后,这种PK对他已经算是休息了。他合电脑的时候孙杨看了一眼,屏幕上让人眼花缭乱的各色光效。孙翔看出他满眼都写着迷茫和好奇,顿时觉得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爽快地答应晚上教他玩。

 

孙杨看过荣耀比赛,但从来没玩过。他刚学游泳时荣耀尚未开服,荣耀火起来时他已经在游泳队展露头角,职业运动员的生活大多是单纯的,训练节奏紧张,不怎么接触外界,也没精力培养太多爱好。

 

孙翔兴致勃勃地从头教起,俩人窝在沙发上,头碰头看笔记本屏幕。孙杨自然不肯只是听,时不时跟他争执,差点吵起来。孙翔气得腿也不疼了,跑去开了家里的另一台电脑,随手摸了张满级的账号卡出来,召唤他来PK。

 

5

 

荣耀是第一视角游戏,上手并不简单,搞不好就要懵。更别说才玩了二十分钟,就要跟现今职业圈的第一战法打竞技场。耳边声效噼里啪啦雷霆震耳,这边血条刷拉一滑一截,就是不见对手,孙杨整个人都懵了,手忙脚乱地按键盘,抱怨:“不带用遮影步的!”

 

那边密集的键盘鼠标声略歇了歇,孙翔百口莫辩,非常委屈:“没用遮影步啊!打你犯得着用遮影步吗?我就绕了个背而已。”

 

“啊?”孙杨操纵角色转过身,没见人啊,顿时怒了,“哪呢!”

 

“拉开距离了啊!你都转过来了,我总不能站那让你打吧。”孙翔怒道,“你看你这慢腾腾全身都转过来,转得跟不倒翁一样……够我在你身边做个720°转体了都。”

 

孙杨转了半天视角才找到人。战法提矛而立,一个简单的备战动作也做得机警流畅,带着天然的帅气,不同于初学者一板一眼的生涩操作,职业选手的精湛微操,是完全可以实现“挽个枪花”这样的细致动作的。

 

照顾他的反应速度,孙翔把手速压得很低,两人一来一往地打了会儿。孙杨突然想起来什么,提议:“给我看看龙回头呗?”

 

“不给。”孙翔想也不想,一边侧身躲过龙牙,一边自然地回答,“打你用不着。”

“啊?”孙杨愣了一下。

 

孙翔也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有点茫然。

 

“……我就看看。”

“……哦看看啊。”孙翔好像突然反应过来,点点头,“哦,行。”

 

他略向前倾了倾,疾风骤雨般的键盘敲击声响起,十指娴熟地高速飞舞,点击鼠标的“咔哒”声清脆而果断。大招蓄力完毕,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在半空逐渐成型,风雷赫赫,神威凛凛。而后一扭身,精准无比地将场上渺小的战法吞入口中。

 

血条清零,耳畔呼啸风声隐去,屏幕上跳出大大的“荣耀”。

 

“漂亮漂亮。”孙杨真心实意地称赞。

孙翔挑眉一笑,满满的少年意气。随即他敛了笑容,揉揉手指,又重复了一遍:“其实一般用不着。”

 

6

 

游泳池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孙杨又一次把他捞出来,发愁:“你是想学蛙泳蝶泳还是自由泳啊?”

 

孙翔呛了水,趴在池边咳嗽,好容易才缓过气来:“我看都长得差不多,统一都叫游泳。”

 

孙杨头疼:“我啥时候能至少教会你狗刨啊?”

孙翔也头疼:“那你啥时候才能学会受身啊?”

 

两人相对无言。孙翔捂住脸:“算了算了,术业有专攻。”

 

假期统共没几天,白天练游泳晚上打游戏,憋的气当天就能找回场子,他俩相处得还算和谐,并且在相互欺压中培养出了奇异的革命友谊。

 

世邀赛和奥运会时间基本重合,赛前都有封闭特训,地点又都在北京,他俩是同一天的飞机,但不是同一班。凌晨四点,孙翔拎着行李杀到孙杨家里,孙杨正蹲在地上理箱子,头也不抬地:“等会啊。”

 

他扔进去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衣服、训练器材、耳机,还有几本书,一本杂志封面上身披红色战袍的刘翔分外瞩目。孙翔帮他塞进去一摞衣服,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孙杨!”

 

“干啥?”孙杨吓一跳。

“你泳裤是粉色的!”孙翔大笑,发现新大陆了一般,乐不可支,“粉色的!”

 

孙杨眉头一跳,心说我这一周每天都跟你在一个泳池里扑腾,你才发现啊?

 

他面无表情地瞪着孙翔。结果孙翔更嚣张,腾出一只手来拍地板,笑得喘不过气:“孙杨你居然用粉色的泳裤!粉色的哈哈哈哈哈哈!!”

 

“……”

那一刻,孙杨体会到了曾经某位嘉世副队的辛酸。

 

7

 

孙翔嫌拎东西太累,背个包就出发了。孙杨轻轻松松把自己的行李箱扔进后备箱,载着他去机场。早饭是门口买的全麦面包片,孙翔噎得翻白眼,他俩在路上你争我抢地分享了一壶运动饮料。

 

候机时他捧着手机在看游泳比赛,孙杨拿了个耳机戴上,女解说正在嘶哑着嗓子大喊他的名字,太尴尬,孙杨手一抖又把耳机扔回去了:“你看这玩意干啥?”

 

“放松心情呗!”孙翔说。

 

“你不觉得一晃神听错了会特尴尬吗?想象一下她在喊‘孙翔!孙翔是冠军!孙翔游出了一个漂亮的龙抬头!’之类的。”

 

神特么龙抬头!孙翔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真心实意地翻了个白眼:“我也希望我是冠军。”

 

这届奥运会和世邀赛在同一时间,国民的关注度出奇地高。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许竞技选手就要习惯这样的压力,那些不眠的夜里会议室里彻夜亮着的灯、比赛间里发颤的手指、泳池中加速时疲倦的心跳……观众是不知道的。他们总是希望擂台赛上能一挑三,浮出水面后屏幕上显示的总是No.1。

 

然而时代在改变,国民的心态也在改变。网上的新闻依旧是满篇“预祝成功”,但不再敏感地要求运动员做到最好,不再认为只有金牌才能证明实力。这次的他们,将面对一个更为宽松的竞技环境。

 

血肉之躯即使背负再多的信仰和期待,也不可能无坚不摧。卸去“国家形象”这样崇高沉重的枷锁,运动员才能飞得更高更远。

 

广播在通知登机了,孙杨站起身,把包背到身上,跟他拥抱了一下:“我先走了啊!”

 

“享受比赛。”孙翔真心实意地祝福他。

“玩得开心。”孙杨一笑,回答。

 

他们分别走向自己的方向。两架飞机相继起飞,载着他们平稳地升上云层。正是日出之时,朝阳在天际散发出万丈光芒。

--------------------------------

大纲原本挺长的,写一半出了点事情,写不下去了。潦草结尾。

其实有挺多黑泥想吐,想想还是算啦,不想像自己讨厌的那些人一样满身戾气。

两个人都是很好很好的,祝他们都能在各自的世界里达到巅峰。

以及感谢今天给我表白的姑娘们~我之前都不知道LOFTER还有个七夕活动【x

打个广告:《荣耀世界赛采访报道》预售

以及今天很多人问的:【叶修x张怡宁】龙与大魔王

评论(95)
热度(727)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