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伞修】【非架空】天地难容(试阅)

warning:伞哥是个外星王子,(至少在试阅里)还是个冷无缺。

我(很严肃地)写神设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补药挂我,谢谢。

这是个由无数片段构成的试阅。别问我要下文,下文挺虐的,估计写不出来。

BGM:天地难容

-----------------------

片段一:

 

1

 

“我觉得你最近压力有点大。”喻文州格外仔细地观察着他。

 

叶修仰靠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没说话。

 

苏沐橙正在给自己冲花茶,插了一句:“瑞典队的战术特点我们已经分析得差不多了,也不是什么难对付的对手,你不用这么紧张。”

 

叶修闻言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

 

“我没有轻敌!”苏沐橙强调。

 

“不是。”叶修坐直身子,欲言又止,最终叹口气咽了下半句话,手伸到兜里去掏烟。

 

——可能最近压力是有点大。

——沐橙,我觉得……前两天看见你哥了。

 

2

 

叶修少时打的底子好,一口英文纯正流利,自己在苏黎世乱逛完全没什么问题。他不想影响队员的备战情绪,索性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说买点东西,想散散心再回去。

 

今天天冷,气温不过零上十几摄氏度。叶修出门前穿了件黑色的修身长风衣,是苏沐橙去年给他买的,理由是遮肚子,而且显个儿。他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哭笑不得,心想苏沐橙得亏是他妹妹,要是个男孩——比如叶秋——绝对一天抓过来打三遍。

 

走了一会儿有点出汗,叶修扯扯领口,怕感冒还不敢脱,无精打采地在大街上站成一根揉皱的烟。满街金发碧眼的人们说笑着从面前走过,他四下打量,远处一人的背影猝不及防落入眼帘,狠狠撞到心上。

 

叶修心跳都漏了一拍。

 

那人利落的黑色短发,穿着白色卫衣,背影清瘦,似乎还是个少年。叶修想都没想,迈开长腿大步去追。少年看似步伐不紧不慢实际走得极快,整整跑了两条街,叶修才喘着气追上来,伸手就去搭他肩膀:“不好意思——”

 

眼前突兀地青光一闪。叶修一个宅男估计有八百年没跑过步,一停下当即眼前发黑心跳激烈,话都说不出来,还以为自己要跑出个猝死。这时那少年转身过来,眉眼熟悉无比,竟然跟苏沐秋毫无区别!

 

叶修一下子气也不喘了心也不跳了,整个人被冻结般站在原地。那少年不言不动甚至没把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挪开,就定定看着他,眸光复杂。

 

“……不好意思。”叶修一句话出口,心跳好像这才恢复正常。他一句道歉,尾音竟然变了调,不得不短促地清了清嗓子,稍稍移开了些目光,随机又移回来,紧紧地盯在对方脸上,甚至有点失礼。

 

“你……姓什么?”

“叶修。”少年终于开口,“……怎么又是你。”

 

片段二:

 

1

 

“我没死。”苏沐秋把大衣搭在椅背上,拉开椅子坐下来,言简意赅地说。

 

叶修在他对面坐下,招呼店员上了两杯柠檬水。等这张临窗的桌旁只有他们两人,反而不知说什么是好。

 

空自心有万语千言,想过多少次要抱着苏沐秋狠狠哭一场,又或者一拳揍到他肚子上,叶修也只是四平八稳神色平静地坐在这,上身微倾,坐姿笔挺,肩背笔直——他身体里有根弦不自觉地绷了起来,并且以一种顷刻间就会绷断的狠绝,径直抻拉到了极限。

 

苏沐秋看他一眼,怀疑他这些年不是瘫在椅子上打荣耀,而是被老爷子又塞回军校去了。

 

“我没死。”他再次开口强调,“一直没死。”

 

——废话!

死了不是“一直”难道还能是“暂时”?

 

叶修一时半会找不回说话的功能,只能半晌沉默。

 

他们面对面维持着雕塑般的姿势坐了半天,苏沐秋动了一下,歪头指指他右手。

 

“听说你退役了。”苏沐秋说,“因为帕金森?”

 

叶修移过视线看了一眼。那杯柠檬水半个杯底挨着桌子,被他握在右手里,此时倾斜的水面一直在轻颤,并且完全没有停歇迹象。

 

叶修啪地把杯子直接撂在了桌上,特别清脆的一声,惊心动魄。

 

——好像没有成功缓和气氛啊。苏沐秋在心里讪讪地想。

 

“苏沐秋。”叶修依旧维持着这个对他来说过于紧绷的姿势,上身前倾,神色镇定,说话也不带火气,只是一字一句砸得人生疼。“那你这些年,都干嘛去了?”

 

苏沐秋说:“我回外星球了。”

叶修:“……”

 

2

 

叶修彻底当机,目瞪口呆地看着苏沐秋喝了一口柠檬水,用依旧平静的语气解释:“我是α星球的王子,当年战舰损毁紧急迫降到地球,生命体征不足1%,身体自启了应急机制,使我重生。年满十八后当初封印的记忆被解开,我自然就回去了。”

 

叶修:“……”

他硬是半天没说出话。

 

“我也不是有意瞒你的,你能理解。”苏沐秋说。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叶修难得被人堵到说不出话,前思后想,真是哭笑不得。苏沐秋打这个岔,倒是让他心里轻松了些。

 

不管苏沐秋是怎么了,是妄想症还是车祸导致脑颅损伤,只要还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就好。

 

“我试着理解一下。”叶修是真有点想笑,语气也不知不觉放松下来,话尾绷得跟刀子似的上扬语调不见了。他伸手去翻苏沐秋的衣袖,调侃道:“外星人有什么标志吗?”

 

苏沐秋任他握住自己纤细有力的手腕,眉头微蹙神色不耐:“我没带精神病院的定位手环。”

 

他推开叶修的手,指间翻出激光刀,青光一闪而逝,叶修面前杯中那枚柠檬被整整齐齐切成八瓣,缓缓落下。

 

水面没有丝毫扰动。

 

叶修唇角还带着笑,蓦然一愣,整个人都僵住了。

 

片段三:

1

 

苏沐秋觉得很省心。他就喜欢叶修这一点,宽和包容不固执,而且同理心强得异乎寻常。别说是外星人,哪怕对着只千年大粽子,他也能面不改色坦然而处。

 

“你让我怎么跟沐橙说?”叶修问,“你其实不是她亲哥,嗯?”

 

苏沐秋说:“谁说我不是!在这个星球上我就是她亲哥。我其实打算带她走的。”

 

叶修闻言一怔,挑眉:“沐橙一个纯种地球人,你说带走就带……你这次回地球就是要带她走?”

 

“我就是这么个想法。”苏沐秋不耐烦道,“不是为了她回来的。”

叶修说:“那为了什么?”

 

苏沐秋说:“我回来看看荣耀。这么多年了,第十区都开了吧?”

 

“你别废话。”叶修嗤之以鼻。苏沐秋这借口找得毫无技术含量。这货连他退役都知道,能不知道第十区开没开?

 

苏沐秋说:“我回来看看荣耀联赛!这不第一届么。”

叶修说:“多稀奇啊。比机甲战舰都有吸引力。”

 

苏沐秋说:“叶修你没完了?”

叶修步步紧逼:“你回地球做什么?”

 

“我想回来看看你!”苏沐秋有点气急败坏。他提高了点声音,清亮的少年嗓音里带着一丝不自然的别扭,平静的表情中出现了一点裂痕,这让他看起来终于像是以前那个鲜活明亮、生气勃勃的少年了。“这么些年——”

 

叶修连夺三冠,状态下滑,饱受诟病,被逼退役,重头再来……惊心动魄一路曲折。苏沐秋不是一无所知。他偶尔会坐在指挥室里默默凝视那颗蓝色星球,那颗星球上拥挤着七十亿人,其中只有一个叶修。而在寂静黑暗的宇宙中,他们相距数万光年。

 

然后叶修轻声笑了,探身过去,一只修洁如竹的手覆上了他的双眼。苏沐秋下意识闭上眼睛,透过薄薄一层眼皮,仍旧能感受到那人手心灼热的温度。

 

“好吧,管你是什么呢,外星人还是外星鬼都无所谓。”叶修说,“回来就行。”

 

片段四:

 

苏沐秋对她说:“没事,我可以不带你走。我知道你不愿意离开地球。回去父皇也骂我来着,不好好打仗跑出去玩儿,还给自己整个妹妹回来。”

 

“你让沐橙缓一下。”叶修不得不开口。

 

苏沐秋有点不满地挥了下手:“我理解。但是时间很紧。我还要回去打仗。”

叶修问他:“你当年是打仗打的?”

 

“不是,当年纯粹是交通意外。”苏沐秋说,“我当年还没领衔挂职呢!gap year你没听说过吗?”

 

这又是什么跟什么,叶修隐隐无语。苏沐橙总算缓过一口气来,扯了下他胳膊,小声道:“要不还是联系精神病院……”

 

“我给你证明一下。”苏沐秋站起来。

叶修不得不再次喝住他:“说了你让沐橙缓一下!”

 

“总之你要是不愿意走,我绝不勉强。”苏沐秋重又坐回来,理所当然道,“其实我多少年没见过你们俩了,也怪想的——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的舰队就停在外面,等地球打下来了,我跟父皇申请,留这做几百年总督。”

 

叶修和苏沐橙对视一眼,同时怀疑自己听错了。

 

“……门外面?”叶修问。

苏沐秋说:“大气层外面!”

 

“……等地球打下来?”苏沐橙问。

 

“你俩运气真不错。我星的殖民计划刚好推行到地球。就跟拆迁似的你知道吧——”苏沐秋居然还比划了一下,“个别星球的球权,总要为整体的大和谐做出让步。刚好,我在这陪陪你们。”

 

苏沐橙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豁然站起来:“你说什么呢?”

 

苏沐秋有点不知所措,耐着性子解释:“这个事儿早就决定了。”

“谁决定的?你们自己?地球答应了吗?”苏沐橙语调很急。

 

苏沐秋一时说不出话。叶修也站起来,神色肃整,语气依旧是温和的,却凝重:“沐秋,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良久沉默。叶修和苏沐橙的心一点点沉下来。

 

“我不理解。”苏沐秋蹙眉道,神色间是纯然的疑惑。“α星的科技水平跟地球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被殖民对地球来说,是最有利的选择。难道你们要为了虚无缥缈的所谓自由,放弃更好的发展前景?”

 

苏沐橙惊怔,竟然一时失语。

 

她想起在孤儿院的最后一天,哥哥半夜过来帮她收拾书包。苏沐橙懵懵懂懂,本能觉得不对,而哥哥跪下身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认真地说:沐橙,这样的生活没意思。

 

沐橙,人不应该这样活。沐橙,跟哥走吧,也许哥哥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但一定竭尽全力,让你活得自由、快乐、有尊严。

 

让你能够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即使过得再难。

 

苏沐橙胸口起伏,眼泪几乎要涌上来。叶修一只手按住她的衣袖,把女孩稍微往身后拦了拦,凝重地问:“沐秋,能不能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

 

“三千四百一十二。”苏沐秋不明所以地回答。

 

而他在地球上只待过十八年,他认识叶修只有三年。

相对于三千年的漫长时光,区区三年能在他的生命里,留下多深的烙印呢。

 

叶修无声叹息,闭了闭眼睛。

 

眼前的少年拥有着他熟悉的明亮双眸,眼神语气笑容都一如旧日。可那是杀伐决断治军千年的外星王子,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会兢兢业业赚钱养家、会气得拍打键盘大骂对手、会与他在狭小的出租屋里相拥相吻、听到彼此心脏激烈而慌乱地跳动的,苏沐秋啊。

 

片段五:

 

“这一天终于来了。”冯主席长身而起,叹道。

 

众人面面相觑。喻文州和叶修一边一个,手里各一瓶药。叶修作势要倒,被主席不耐烦地挥到了一边儿去。

 

“我知道您很难接受。”喻文州缓和声气,“天塌下来也轮不到您来撑的,有国家主席顶着呢。您放宽心,来先吃药。”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冯主席眉目凛然不怒自威,“再说这片天,本来就应该由我来撑!”

 

叶修错愕:“啊?”

 

“你们就没想过,电子竞技这样年轻化的行业,为什么要选我一个老头来做主席?”冯主席叹道,“就是为了这一天啊!联合国设下荣耀这场局,只是为了选拔命定的少年!”

 

命定的少年们:“……”

 

“那这场局也太真了吧!撑起了电竞半边天!”孙翔忍不住愤然道。

冯主席说:“……因为联合国后来发现,这场局还挺挣钱的。”

 

跑题了。不能跑题。战前动员还没做完。

 

冯主席干咳一声,抬手严肃地拍掌两下,扬声道:“出来吧!听到血液激荡的声音了吗,那是主人在召唤你们,命中注定,生死相随!”

 

叶修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他只听到了耳膜激荡的声音。

 

仿佛响应他的召唤,大门轰隆隆洞开,数十架机甲滑行而入,停在他们面前。职业选手们仰着头张望这些充满力量感与威胁性的金属怪物,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叶修忍不住伸手抚摸,那光润机体与熟悉气息引得他心里一动。

 

“很熟悉吧,这是与你们并肩作战多年的角色。”冯主席说。

 

“等等等等,不,这不对。”黄少天说,“就算荣耀是一场局,虽然我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个局,它也是一款游戏,这个你们得承认是吧?我的角色是怎么跑出来的?就算是科幻片,也不能让夜雨声烦从屏幕里跑出来变成这个鬼样子站在我面前吧?它比我高那么多——还是说中国,不是,地球的科技水平已经发展成了这样?”

“自然这些也是预先设定好的,为了你们这些被选中的少年。”冯主席威严道,“否则你以为都是系统命名,为什么你的剑运气那么好叫冰雨,杜明的只能叫冰渣?”

 

在地球另一端无辜躺枪的杜明:“……”

 

片段六:

 

“地球决不投降!”

 

冯主席重复一遍,语气铿锵道:“自由、平等、尊严,所谓天赋人权——这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苏先生,请转告你的上级,要战便战,生死无悔,地球决不投降,人类决不投降!”

 

高台之上的苏沐秋摘掉头盔,露出那张熟悉的俊秀脸庞。他居高临下遥遥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眼带漠然。

 

“你们在逼我使用武力。”

 

站在主席身侧的叶修,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在正午的烈日下,长剑光华凛然。

 

“要战便战。”他沉声道。

“要战便战!”身后的战士们齐齐应和,声震寰宇。

 

出乎他们意料,苏沐秋一摆手:“地球毕竟曾是我的家乡,我不忍见它血流成河——”

 

他纵身跳下高台,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来到他们面前,一人独对浩荡大军,竟像是千军万马。

 

“给你们个谈判的机会。我可以放过地球。”苏沐秋说,“只要把叶修送给我和亲。”

 

所有人:“……”

叶修:“????????????”

-------------------------------

再打个广告:《[新嘉世]倾盖如故》明天预售截止了!补药再犯拖延症了你们!

评论(64)
热度(261)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