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2016年终总结

离元旦还有两周,估计我也写不出啥东西了,趁着今天翘了六级——我的意思是正好有空——把年终总结做了吧。


一月:

《[圣斗士]再见时光》

艾俄洛斯站起来走到窗边,顺手把窗帘拉开,用力推开窗子。微凉的夜风吹拂进来,他回头笑道:“我倒是不介意被认作撒加的晚辈,不过他愿不愿意,那我就不知道啦。” 

“不愿意。”撒加头也不抬,淡定回答。“哪有你这种一天到晚和我对着干的晚辈?那可真是——怎么说的来着——师门不幸?”

“就算是师门不幸,那也是您教得不够好啊,撒加前辈。”艾俄洛斯故意咬重了最后几个字,灰绿色的眸子里笑意吟吟,里边流转的光芒温暖剔透。撒加刚把咖啡杯端到唇边,闻言呛了一下,抬头看他,正巧撞进那双绿眸里。

一瞬间的怔忪,一瞬间的安静。

在毫无防备、毫无掩饰的对视之中,两个年轻人非同一般的默契和交情、只有无数次并肩闯过血火才能锻造出来的、生死相托的信任;和隐隐的较量、审视、防备、隔阂……交织成一条寂然而汹涌的暗流。旁人一无所觉,却清清楚楚地映在彼此眼中。

想开五六年的一个坑。除了写得不好看,没有啥问题【。


二月:

《亲爱的阿丽安娜》

“我来送你生日礼物。”安德莉亚举起一只手,止住了小公主想要倾诉的那么多话。她慢悠悠、从容不迫地沿着空中的路一步一步往下走,边走边说:“我来最后一次给你讲阿丽安娜的故事。你想知道阿丽安娜的结局吗?”

夏绿蒂的手不知不觉扶在了窗框上,那一冬未化的冰层有些滑,不太按得住。她安安静静地点点头。

“阿丽安娜去过了很多国家,她翻过了很多山脉,渡过了很多河流,她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阿丽安娜只是个小小的人,可谁说小小的人,就不能去看大大的世界呢?”安德莉亚柔声说,她的声音就像泉水一样清脆好听。

这篇我自己非常喜欢。我其实有一颗童话作者的心,真的,信我【。


《[叶邱]潜龙腾渊》

很奇怪,只要不正面迎上他的目光,这位教官看起来就气场全无,懒懒散散,从从容容,侧脸的曲线赏心悦目,甚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优雅。他走得很慢,大大方方地任学生们偷偷打量着他,绕方队走了一圈,才踱回最初的位置,开口:“我叫叶修,来自某军区某部队,带你们20天……或者不到20天。有问题吗?”

“报告!”立刻就有学生清脆嘹亮地喊,“教官您的部队番号是要保密吗?”

叶修低下头瞅了瞅臂章,又扯了扯,慢悠悠地说:“不是啊,关键我也不知道这次出来,是借的哪个兄弟部队的皮啊?”

邱非这次真乐出来了。

写得非常散,随心所欲,且前几章非常尴尬,重看一遍尴尬到冒烟儿。没有文笔,全是情怀,代入苏的成分占80%。

没坑。我说没坑就没坑。信我。


三月:

《[叶修x张怡宁]龙与大魔王》

“不回去啊。”张怡宁问。

“回。”叶修把她的拍子轻轻放回桌上,“走吧,冠军。”
“那你可得走快点。”张怡宁回头看了他一眼。“走吧,冠军。”

我知道这篇热度高是因为CP猎奇,但是讲真,我自己觉得这篇写得不错。


四月:

《[叶修个人]忽如远行客》

旷世之战!

6.5秒!
APM764!

周围吵闹得苏皖完全听不见自己的尖叫声,屏幕上那金光四射的“荣耀”二字夺去了她全部的注意力。所有人都在哭,喜极而泣,百感交集,乱七八糟的喧嚣声最后汇成震天动地的呼喊——“荣耀!荣耀!荣耀!”

三届MVP,四届总冠军!
——王者西行三万里,归来一笑震九州!

再没有一个人能像叶修这般,见识过最多的风景,走过最艰难的逆境,浴火重生,依旧为王。

我当天在电脑前从早上八点坐到深夜一点,两万余字,写完起身的时候头晕眼花,差点摔地上。

写得非常流水账,发之前就预料到了热度肯定不高。无所谓,知足了。


五月:

《[叶修个人]良夜》

一年来邻床的病友换了又换,生死悄无声息地轮回,现在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儿,精力旺盛,玩具满病房乱扔,陈果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墙角捡出一个齐天大圣的玩偶,她出了会儿神,突然想起来几句歌词。

戴荃的《悟空》。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
风烟散尽,独影阑珊。

谁叫我身手不凡?谁让我爱恨两难?

踏碎凌霄,放肆桀骜。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她有些仓皇地去寻找叶修的身影。那个青年已经走出住院楼,等在门外。他终于换下病服,七月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了满身,整个人像是披了一层金光,清瘦如一杆立在晨光中的竹。他仰起头微微挑起唇角,神色间是一如既往懒散的笃定,甚至近似于威严。

整整一年的折磨过去,他身上竟然不沾半点死气,几乎不像刚从医院走出来的人!

陈果突然松了口气。这不明来由的大悲大喜,让她急促地喘息了几下,跌坐在床上,捂住嘴,泪流满面。

我至今对这篇文感情复杂……就是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

自觉笔力不够,心性也不到,写得非常浅薄。以后不会再做这种尝试了。

但是它曾经给过我一点小小的力量……在上周考试的时候。希望它也能给你们一点力量。


《首届荣耀世青赛采访报道》

安文逸摇摇头:“我从来没有听过‘狂牧师’这种奇特的职业,也没有刻意培养这样的风格。当时那样做,只是因为这是最优的、最能帮团队取得胜利的方法。”

“您没有刻意往那样的方向发展吗?可是似乎,您现在已经被打上了这个标签呢。”

“我是个牧师,职业属性决定攻击力,为什么要刻意往狂剑士的方向发展?被打上怎样的标签都无所谓,如果说真的形成了怎样的作战风格,那大概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胜利吧。”安文逸推推眼镜,说。“我自知水平并不高,如果只想尽职尽责做好治疗,那么对战队可能起不到多大帮助。所以无论是在对手的脸上踩一脚,还是给他一团神圣之火,只要能将团队推向最终的胜利,对我来说,就并无区别。”

……太差劲了……妈蛋【。

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这种东西怎么好意思发【。


《[叶修个人]少年行》

那些个过去的自己陆陆续续下车。有的他见过,有的他没见过。十五岁,十八岁,二十一岁,二十六岁,二十七岁,二十八岁……稚嫩少年逐渐有了成年男人沉稳踏实的身形,眉眼长开了,神色更为淡定,风雨洗练出他一身不可摧折不可动摇的威严。他们下车后无一例外地来敲车窗,用口型跟他说:“我走啦。”

当最后一位慢悠悠地转身走远,身上的国家队领队队服也看不清了,叶修伸手到兜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剥了糖扔进嘴里,顷刻便有香甜在舌尖化开。他握住手柄使了点力气径直压到底,列车骤然提速了一倍不止,摧枯拉朽闪电般劈开时空,周围的景物都顷刻模糊了。

叶修放松身体靠在驾驶座上,双臂枕在脑后,任由列车悄然在长夜中疾驰,驶向那熔融如火的黎明。

一晚上写完,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情绪起伏。现在要说当时是怎么想的,也是半点儿都想不起来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当时可能是被附身了【。

缺点还是挺明显的,(一如既往地)流水账【。

这个结尾我非常喜欢。


六月:

《[伞修伞]狐言》

后来相处得久了,叶修也逐渐了解了苏沐秋是怎么个钻进钱眼儿里拔不出来的尿性,时常怀疑他当初其实是打算把自己卖了换钱。

“我是那么浅薄的人吗?”苏沐秋义正辞严,“你看看你能值几个钱?一般人家不养这么大的宠物狐狸,卖饭店去肉又太柴。要说当吉祥物养着,你那狐狸嘴里从来也吐不出象牙,鹦鹉都比你会说吉祥话。”

苏沐橙深为亲哥哥的深谋远虑敬服,同时感慨自己一无所长,能被养这么大果然是因为有血缘关系。叶修却嗤笑一声:“一派胡言。你敢说当时没想过我有几条尾巴?”

“如果能凑个狐皮披肩,那是再好不过了。”苏沐秋嘿嘿一笑。
然后被叶修暴打了一顿。

狐狸精老叶,近代史课上突然开出的脑洞。挺可爱的小短篇。


《[新嘉世]倾盖如故》

他走向比赛席。

他终于走向这万人场馆中的比赛席。昂起头,步履平稳,迎着万众瞩目,一路向前。

以前在训练营时,或许也有想象过这一刻。可是终于把队长之名担在肩上,场下却已经没有最信任的那个前辈在注视。背后没有前辈的目光支撑着他挺直身子,只有嘉世,嘉世的精神与灵魂如同铁水般滚烫奔腾,熔铸成少年笔直挺拔的脊梁。

“队长!”李睿突然喊了一声,他站起来,泪流满面。

“队长!胜利交给你!嘉世交给你!”

上学期每周一门结课考试,压力非常大。俗话说deadline是脑洞的第一生产力【?】

初稿其实只有三万字,三天写完,剩下七万字都是陆陆续续填进去的。只要不复习就在写文,从早到晚,走在路上都在用手机码字的一段时间。

写之前只把邱非当个小墙头,写完以后掏心掏肺地觉得他真可爱。


《夜深人静,谈谈人生》

我想吃可乐鸡翅,我妈做的最好吃啦,上色漂亮,香味浓郁,满满一大盘子,我一个人就吃得掉。总是剩下一大堆骨头,想想不太好意思,偷偷往我妈那边扒拉几根。

我想吃锅包肉,也是很大一盘,酸甜可口,咬一口脆香,番茄酱加多一点尤其好吃。来了南方以后日夜想念锅包肉,这边的东北馆子做不出家乡味道,总是炸得过于单薄,一口咬下去没有脆而软韧的丰盈充实感。

专门把这篇文拎出来【x

想开成连载【x


七月:

《[张安张]饮冰》

张新杰镇定的表情终于崩裂了。

他总是走得更远的那个。自进入军校之后,安文逸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去仰望、去追逐,去理解他的梦想和原则。联盟最年轻的少将拥有异于常人的冰冷和精准,所有人都默认他冷静理智沉稳可靠,然而安文逸说:我怕他难过。

安文逸……昨天看见他走进刑室时,神色惊讶而带着歉意;在鞭风呼啸下死死撑持着最后一丝清明时,向他恳求死亡;而又在剧痛终于击溃神智时,在潜意识中呼唤他的名字:我不想死,救救我。 

当永远理智的人选择相信自己的情感和直觉。当从不在意生死的人开始眷恋尘世……这个少年追逐了他那么长的时间,而这次张新杰无法再拒绝。他再度低头去看安文逸,凝视了片刻,在少年冰冷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写的时候非常非常痛苦,每敲一个字都想弃坑。不堪回首。

本意就是想写个感官文爽一爽……【x最后发现感情线居然铺得很精巧,意外之喜。我很喜欢的一篇。


八月:

《[孙翔x孙杨]来日方长》

候机时他捧着手机在看游泳比赛,孙杨拿了个耳机戴上,女解说正在嘶哑着嗓子大喊他的名字,太尴尬,孙杨手一抖又把耳机扔回去了:“你看这玩意干啥?”

“放松心情呗!”孙翔说。

“你不觉得一晃神听错了会特尴尬吗?想象一下她在喊‘孙翔!孙翔是冠军!孙翔游出了一个漂亮的龙抬头!’之类的。”

神特么龙抬头!孙翔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真心实意地翻了个白眼:“我也希望我是冠军。”

没什么意思,特无聊的一篇。


《[叶邱叶]小邱队长的五年吐花史》

有什么东西从少年指间落下去。楼上看得不甚清晰,叶修皱起眉。

那是白玫瑰——源源不断的白玫瑰涌出来,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多,如同潮水一般向四面八方涌去,迅速铺满了整条街道,而后层层堆积,像是铺天盖地的海浪在涌动,几乎淹到了脚踝。

玫瑰的花瓣纯白清透,没有一丝尘垢,在夜色中闪着微弱的光。一整条街被涌满的玫瑰勾勒出微弱轮廓,少年站在无边无际的白玫瑰中,脚下像是延伸出无边的月光。

不用动脑的小甜饼!

但是我喜欢啊!我喜欢!!


九月:

《[账号卡拟人]young and beautiful》

“我要走了。”一叶之秋说,目光在大漠孤烟和气冲云水身上略作停留,“以后这十年,就只能拜托你们记得了。” 

朋友们的神色都满是担忧,一叶之秋逐次仔仔细细地看过去,然后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

“他叫叶修。”一叶之秋说,“请帮我记住,我的操纵者,他叫叶修。”

他直起身来,头也不回,大步走进了自己的屋子,关上了门。

很喜欢的一个梗。

……被我写毁了【x


《[叶邱]calls me home》

指挥舰的职责被流畅地接过,一连串简明扼要的命令随着电波传到各级舰艇。全舰队一瞬间定了下来,化身为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以凶猛的炮火撕破了敌人的包围。邱非眼前阵阵模糊,半边身子大小伤势无数,血涌出来浸透了军服,滴落在脚边光亮的金属地板上,积成一滩。

暗寂的宇宙中无声地爆开一团又一团火光,大小舰艇全速前进相互纠缠,宛如群星流动,绚烂银色中夹杂着惊心动魄的血红。邱非毫无表情地擦了把脸上的血,视线稍微清晰了一些,喝道:“各舰听令!跟我冲出去!”

——嘉世不会全灭在这里!嘉世还没有倒!叶修死了,但邱非还在!

不会写星战,为写战斗场面死了无数脑细胞【x

感情线是硬塞进去的……当时改了很多遍,现在再看还是觉得突兀。原本可以写得更好一点。


十月&十一月:

《[高方高]无衣》

在那些踽踽独行暗无天日一步一血泪的日子里,这誓词是悬在头顶的利剑,更是挂在天边的太阳,让他时时悚惧,又不甘沉沦。有人曾对他许下归来后共饮一杯,他们曾对着同样的旗帜穿着同样的制服发下同样的誓言,承诺尽忠竭力至死方休,如今怎么能独自转身而去,纵死也是心有不甘!

心底那个声音,周而复始地响起来:你的底线到底退到哪里了?

“警纪……”方新武说,他咬着牙,声音带着颤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拼命稳住了握枪的手,“警纪国法!”

高刚猛然大步上前,胸膛撞着他的枪口,抬起手,把人死死抱进自己怀里。

又一次被附身般的爆肝经历。

前三篇我非常喜欢,奈何后劲不足【。但总体来讲,还算满意。


统计了一下字数:

《【圣斗士】再见时光》:10w

《亲爱的阿丽安娜》:7k

《【叶邱】潜龙腾渊》:3.5w

《【叶修x张怡宁】龙与大魔王》:8k

《【叶修个人】忽如远行客》:1.6w

《【原耽】闻弦知意》:5k

《【天丹】试阅》:3k

《【邱叶邱】试阅》:6k

《【叶修中心】光》2w

《荆棘王冠文评》:3k

《【叶修个人】良夜》:1.9w

《【全员】首届荣耀世青赛采访报道》:1w

《【叶修个人】少年行》:9k

《【叶修个人】兵车行》:2k

《【伞修伞】狐言》:9k

《【新嘉世】倾盖如故》:10w

《【张安张】饮冰》:2.5w

《【孙翔x孙杨】来日方长》:5k

《【獒龙獒】得偿所愿》:3w

《【叶邱叶】小邱队长的五年吐花史》:8k

《【随笔】我还是很喜欢他》:3k

《【账号卡拟人】young and beautiful》:1.5w

《【伞修】天地难容》:5k

《【叶邱】pokemon go》:2k

《【叶邱】calls me home》:1.3w

《【叶邱乔】铸剑》:3k

《【原耽】征服》:1.5w

《【高方高】无衣》:10w

《【高方高】独木桥》:4k


三次元的零碎随笔不算了,共计58w


爱我比较深的朋友可能看得出来,其中有几篇文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因为我没有发呀,嘻嘻嘻。


我会发吗?

我不会【x


三次元总结等元旦再写,写了发子博。这两周可能……可能填一填《再见时光》,或者写一篇9203?


2016年过得很开心,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希望2017年也能和你们一起走,并且过得同样开心。


比心。

评论(47)
热度(52)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