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账号卡拟人】young and beautiful(上)

部分灵感来源于《爱的战士王不留行》,授权见图片

前篇:【一叶之秋→叶修】致失忆自己的一封信

估计大家也都把前文忘了,索性修了修BUG,重新发一遍。

送给 @许多橙橙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长评是第一生产力,希望大家向这位小同志学习。

---------------------------------

1

 

浅花迷人懵懂地睁开眼睛,感觉头痛欲裂,喘不过气。

……是啊,有个怪蜀黍压坐在他胸口,喘得过气才怪。

 

偏偏对方自己还毫无自觉,一抬头对他笑得灿烂:“你醒啦!身材真好,皮肤也不错,要我说现在的新人,就是比老家伙们带劲儿。”

 

这就是风城烟雨给他的第一印象了。实在非常差劲,导致浅花迷人在未来的十年内,都对这个变态保持着相当程度的警惕,尽管风城烟雨坚称自己其实是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青年,还会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浅花迷人心中警铃大作,一翻身把他踹了下去。风城烟雨不以为忤,轻巧地受身站起,笑嘻嘻地:“不要紧张,强扭的瓜不甜,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你可是婴儿一样干净纯洁的小新人啊——”

 

“你是什么东西?”浅花迷人警惕地问。

“革命战友,亲密伙伴啊。”风城烟雨欺上来握住他手腕,“走吧萌新,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然后浅花迷人就终于不负众望地跟他打起来了。

 

赶路的时候俩人都鼻青脸肿,风城烟雨嘴角青了一大块,那双桃花眼斜斜挑起的时候却依然笑意流转,顾盼生辉,十成十的富贵公子相。浅花迷人由于战斗经验不够,肿得要更厉害一些,自叹不如,于是很客气地问:“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神之领域。”风城烟雨说,“跟游戏里那个神之领域不是一个意思。这是所有有望进军职业圈的账号卡们呆的地方,方便大家切磋技艺增进感情以及随便做什么……再过几天第十区就要开了,到时候户口肯定紧张,你运气挺好,来得巧。”

 

浅花迷人不懂就问:“相当于赶在春运前回了家?”

风城烟雨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笑道:“算是吧。单程票,直到死。”

 

前面拦了一道低矮的栅栏,小门上挂了块牌子,歪歪扭扭写着“神之领域”几个字。浅花迷人弯下腰伸手想推门,风城烟雨长腿一抬直接从门上跨了进来:“进来吧!你管那门干什么,一叶之秋做这玩意儿的时候还不到现在膝盖高呢。没啥防御作用,进不了职业圈的账号卡,长两米高也是进不来的。”

 

浅花迷人学着他的样子翻过来,又单腿蹦了两步,把挂在栅栏尖上的裤角扯下来,顺口问:“职业圈是啥?你怎么知道我能进?”

 

半晌没有动静。浅花迷人心中疑惑,侧头看了一眼。风城烟雨那双永远带着玩味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敛了所有笑意,显得有一些持重冷肃。

 

“应该吧。”他字斟句酌地说,“毕竟你是……他的卡。”

 

浅花迷人满脸茫然,那位引导者却不肯多解释了,又恢复了满脸轻松神色。草地上到处散落着童话般的小洋房,有红有黄有蓝,他一路走一路给浅花迷人指点:那一片是蓝雨,这一片是微草,再一片是百花……百花是什么?没事,以后会知道的,你刚被创建,脑子里荣耀世界观还有点混乱。没人规定必须一起住啦,只不过嘉世的通常不会住到霸图聚居区里去,就连一叶之秋也不例外。卡生短暂,好好活,没准哪天就失忆了呢。

 

浅花迷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接受了一堆奇特的设定。那些东西好像原本就在他脑子里,风城烟雨只不过依次按下“初始化”的键,于是尘埃散去,世界的原本面貌一块块呈现出来。半清晰半混沌的世界奇妙地交织在一起,运转得极为自洽,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你就住这吧。”最后风城烟雨把他领到一座小房子前,扬了扬下颌:“离百花的地方近,方便你们日后交流——不着急,现在不用去,过两天你自己就明白过来啦——水电暖齐备,坏了自己修,不行找生灵灭,你桌上手册里有雷霆装修队的电话号码。”

 

浅花迷人应了一声,满怀疑虑地进了屋。风城烟雨又叫住他,满脸幸灾乐祸的笑:“哎兄弟,能忍就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以后的苦日子还长着呢!”

 

又是什么疯话。浅花迷人不理他,反手关了门。小小的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壁炉里跳跃着明亮温暖的火焰,木色圆桌上果然端端正正地放着一本大部头——《神之领域全生存手册》,作者:石不转。

 

小五号字,密密麻麻,看得人头疼。浅花迷人翻到最后的附录,果然发现了电话号码本:

 

雷霆装修队:080-xxxxxxxxx

霸图拆迁队:080-xxxxxxxxx

微草杂技团:080-xxxxxxxxx

嘉世反拆迁队:080-xxxxxxxx

三零一相声社:080-xxxxxxxx

无国界医疗队:080-xxxxxxxx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浅花迷人随手翻去,著作人以清晰刻板的小字标示出无数条生存法则,衣食住行无所不包,比亲妈还贴心。他翻回第一页,开头几行小字:

 

1、你是张账号卡。

2、不是活的,不是活的,不是活的。

3、哪天服务器断个电,我们就被一锅端了。

 

浅花迷人觉得一道闪电从头劈下,把他劈了个透心凉。

 

2

 

浅花迷人挣扎于“我不是活人”的深沉悲恸中,不可自拔,想起风城烟雨语重心长地教导他“以后的苦日子还长着呢”,又觉得这位前辈是个好人,浑然不知自己其实把对方冤枉到了天际。

 

多年来让风城烟雨苦不堪言的其实是,神之领域这地方,早上六点是准时吹起床号的,从《义勇军进行曲》吹到《国际歌》,浩浩荡荡,嘹嘹亮亮,绵延千里。

 

“这一大清早儿的,又哪个孙子跑来作祸啊?”王不留行把被子掀开,跳起来就是一串流利无比的京骂。

 

气冲云水刚进来,还带着一身凉气,正坐在桌边给自己倒茶,闻言笑了,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王不留行坐在床上愣了一会。直到外面的小号吹完一首,吹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他才反应过来,长长呼出一口气,揉了揉那一脑袋乱毛,起身下床。

 

洗漱,梳头,修身的纯白衬衫,配上剪裁合度的精致西裤,就又是那个风度翩翩的魔术师了。王不留行扣好袖扣,对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一起吃个早餐?”

 

“我总觉得你半梦半醒的时候,”气冲云水八竿子打不着地感慨道。“是在放飞平日里压抑的真我。”

 

王不留行坐下,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所以你每天早起二十分钟,穿越半个神之领域,就是为了听我没睡醒的时候骂一句人?”

 

“否则我也没事干啊。”气冲云水笑道。

王不留行沉默了。

 

他们一起分享刚烤好的松饼,热气腾腾,香甜可口,再加上蜂蜜柠檬茶。慢悠悠的早餐时光。气冲云水的确是没事干,他的旧主离去多年,与新人磨合得一直不好,处于半雪藏状态,地位不尴不尬。

 

与每位职业选手相处的短暂几年,对他们来说,都是一辈子,易主后失去记忆,又是白纸一张……有时候气冲云水觉得,即使是承受那样撕心裂肺的痛,也比这样要好。放不下,忘不掉,无所事事,实在难熬。

 

“新人怎么样了?”王不留行问。

 

“挺好的。”气冲云水笑道,“风城昨天跟我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估计要等张佳乐再玩上二十四小时才能完成世界观的融合。他现在连战斗都不会,我跟风城说先教教他,总不能全指着张佳乐。”

 

王不留行唔了一声,蹙起眉:“你说张佳乐现在干嘛呢?”

气冲云水一惊。

 

“他不是……取完名字就把这张卡忘了吧。”

王不留行不置可否:“那这张卡可就废了。”

 

只有与主人并肩作战,渐渐心意相通,他们才能明白外面的世界。一张没有主人的账号卡,虽然在荣耀世界里也能随意活动,但就像懵懂的孩子,永远也长不大。

 

毕竟,虽然游戏中的荣耀大陆是他们的休憩之所,但外面风口浪尖的职业圈,才是他们实现梦想的巅峰之地。

 

石不转正坐在山坡上吹笛子,上缀金色流云的宽大袍袖垂下,掩住如玉的手指,神色无波无绪,仙气飘飘。气冲云水打招呼:“早啊。”

 

石不转点一点头,吹起了《好日子》。

 

哎哟我的娘亲喂……气冲云水痛苦地堵住耳朵。王不留行安慰他:“再忍忍,快九点了。”

 

霸图张新杰每天九点准时上线,风雨无阻。训练肯定是不能不去的,这是身不由己的事情,所以石不转那魔音穿耳的笛子也只用忍受到九点。话音刚落,石不转收起了笛子,安静地摆出一个打坐姿势,闭上眼睛抽离了知觉。

 

山坡上一下静寂下来。两人面面相觑,王不留行忍不住吐槽:“……他就不能回自己屋里盖上被子吗,往这一杵算怎么回事儿啊?”

 

“那也挺吓人的。”气冲云水说,“刚建队的时候叶秋玩特别疯,有一次三天不下线,一叶之秋就三天三夜躺在床上,我以为他死了呢,差点把房子烧了给他陪葬。”

 

王不留行有一个生活很是规律的操纵者,非常不能理解这种疯狂的玩法,于是无言以对。气冲云水又笑道:“你回去吧,王杰希那边也差不多要开始训练了,你别跟石不转似的杵在这吓人。”

 

他们不能同时在荣耀大陆和三次元上线,被插卡登录后强制召唤,这边就只能扔下一具躯体。讲究点儿的会提前回屋躺到床上,脑抽点儿的如石不转会就地盘膝打个坐,更多混不吝的从来不在乎这些。

 

各大战队的训练差不多都这个时候开始,气冲云水优哉游哉地往回走,一路看到无数人定格在浇花喂鱼穿衣服的姿势,百花缭乱正作白鹤亮翅状古怪地僵在那儿,中指和无名指之间还夹着块华夫饼。

 

要不怎么说首任主人对账号卡的影响最大呢,你看邹远接任后他记忆都被洗得清清白白,居然还是这么二。气冲云水叹了口气,非常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脑袋,擦肩而过时顺手把那块华夫饼拿过来吃了。

 

人都走了,原本生机盎然的神之领域几乎变成了一座死城。气冲云水在一群失去意识的同伴中悠悠闲闲地走过,突然叹了口气,觉得有点无聊。

 

他想:真想念能跟一叶之秋一起上线的日子啊。

那小子天生傲气,没我看着,要是被人暗地里套了麻袋可怎么办?

 

3

 

无聊的人不止他一个。

 

只不过气冲云水无聊的时候会回去收拾收拾屋子、看看书、思考思考人生。而落花狼藉无聊的时候,会出门闲逛。

 

他在冰霜森林转悠了两圈,砍死了几只兔子【兔子:_(:з)∠)_】,生了堆火开烤。火焰蓬蓬勃勃,周围晶莹剔透的冰枝都被烤化了不少,诱人的香气渐渐弥漫开来。冰霜赛恩和哥布林商人敢怒不敢言地缩在一边,圆鼓鼓的脸上看起来有几分委屈。

 

落花狼藉翻了翻火上的兔子,说:“出来吧!再不出来我砍了啊。”

 

哥布林身后转出来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怯生生地叫了声前辈。落花狼藉失笑:“你怎么一点刺客的气势都没有?”

 

小刺客忙不迭道歉,一双眼睛亮亮的,带着畏惧和仰慕,手脚都不知道放哪好。

 

落花狼藉说:“跟前辈学学,做刺客就该有连一叶之秋都敢捅的精神嘛——坐吧,我这马上烤好了。你叫什么?”

 

“灰月。”小刺客依言坐到他对面,乖巧地伸手帮忙,被落花狼藉一巴掌拍开了。“前辈今天……不用训练吗?”

 

落花狼藉笑了一下,听不出什么情绪:“我最近可闲啦。这半个赛季都没出过场。给,尝尝。”

 

第一只兔子烤好了。小刺客连忙去接,那根铁钎却在半空中一抖,直直向着他疾刺过来。灰月仓促间拔刀相迎,锵然撞出一片雪亮剑光。

 

“勉强算得上职业级吧。”落花狼藉点评道,“不像自己能练出来的,你的操纵者每天上线时间不短啊。哪家战队的?刚出道不久吧?”

 

平白被试探了一番,小刺客却不生气,接过那只烤兔啃了一口,这才闷闷道:“微草。没出道呢。”

 

落花狼藉说:“哦?训练生?”

 

“他每天都在很努力地训练。”小刺客闷闷地说,“只有做基础练习的时候才会不让我上线,剩下的时间都在一起……大概是我的天赋太差了,操作总是慢上一拍。”

 

“胡扯。”落花狼藉毫不客气地说,“荣耀大陆这边是你的问题,登录以后难道也是你的问题?他总不能指望你去操纵自己打比赛吧。——哎你是打算哭一场吗?”

 

小刺客又咬了一口烤兔,眼睛红红的。落花狼藉心说我烤的又不是你同类,你哭个什么呢。

 

“我知道啊。”小刺客说,“可我总是觉得,我的攻速快一分,他的操作就可以慢一分。我的攻击力强一分,他选择招式的时候就可以从容一分……我知道登陆以后其实就都只能靠他自己了,但还是会想,再强大一点或许会对他有用呢。”

 

落花狼藉摇摇头:“对职业的感悟是自己的事,如果没有天赋,就要靠天长地久的磨炼。你帮不上他的忙。”

 

“天长地久太奢侈了。”小刺客笑了笑,“……我是俱乐部的账号。可他还没有出道。”

 

“哦……”

落花狼藉心想,那你可能陪不了他多久了。

 

职业圈就是这样,选手之间竞争残酷,角色也不会好过多少。有些角色前后换过三四任主人,每次易主时都要经历撕心裂肺的痛,第二天起来,曾经日夜并肩的那些记忆已经被清得干干净净,连他们这些旧友也一并忘记。

 

新任操纵者十分平庸,与落花狼藉磨合得始终不好,双方都没有想要融合的欲望,他因此还保留着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记得孙哲平……曾经那个脊背挺直如松的青年,他们好像差点就一起拿了冠军。那可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还记得百花缭乱。

 

相处时的细节已经统统忘了,只记得邹远接任百花缭乱那天,挚友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守了一夜的他,问:“你是谁?”

 

当时自己只想转身就走。后来一想又觉得没意思:他连张佳乐都不记得了,何况我呢?

 

现在一想觉得更没意思。他和百花缭乱一样,前尘往事都已模糊,连自己是谁,都快不记得了。唯有心里还烙着“孙哲平”这个名字——哪怕是一股数据流,也是有心的,一笔一划,深入血肉。

 

落花狼藉并不打算对灰月说这些。小刺客还没进职业圈,这些东西对他太残酷了,他的心里,只留下单纯的热血和感动就好。

 

“我明白前辈的意思。”小刺客却突然说,“没有关系的。我希望他能拿到更适合自己的角色,或者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职业道路……因为他是真的,很喜欢荣耀啊。”

 

落花狼藉注视着他,神色中看不出情绪,沉默了一会儿,说:“只要他能继续当职业选手,哪怕陪在他身边的不是你,也无所谓吗?”

 

“也不是完全无所谓,希望俱乐部不要把我给别人了……”小刺客低头笑了笑。

“据说易主是个很痛苦的过程。而且,我想记得他。”

 

落花狼藉半晌没有说话。小刺客安静地吃着兔子,火堆偶尔噼啪爆响一声,又平静下来。而后落花狼藉站起身,抽出了背后的重剑,说:“来。”

 

“前辈?”

“来吧。”落花狼藉说,斜指地面的重剑寒光凛冽,“不是说想要变强吗?反正今天没事,我来陪你练练。”

 

4

 

“哎哟我去,我的老腰……喻文州今天吃错药了吧?吃了金刚大力丸还是王不留行?”

 

扫地焚香吐槽道:“得了吧,你就是平时太闲了。”

 

“我闲?”索克萨尔眉毛一挑,十成十的街头小混混气势,“我这么勤奋的队长哪里找,夜雨你说是不是?”

 

夜雨声烦点一点头。

 

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索克萨尔自讨没趣,咳了一声,愤愤转过了头。扫地焚香无声地笑到颤抖,终于没忍住爆笑出声:“哈哈哈夜雨是嫌你烦!点个头哄你好息事宁人!你可真是——”

 

“没有。”夜雨声烦说。

 

这次轮到扫地焚香噎住,索克萨尔爆笑。夜雨声烦看了他一眼,眸子里也浮起了一点浅浅的笑意。他们一起往回走,傍晚时分,神之领域的草地散发着清新好闻的气息,食物的香气从某一栋色彩明快的小房子飘出来,天际闪着夕阳金红黯淡的光。

 

再仔细看去,暗色天幕中还有模糊的画面在动,星星射线与豪龙破军的光芒依稀可辨,那是角色们登陆后呈现在荣耀大陆上的虚影,也是两个世界间的一扇窗口,透过这扇窗,能看到每一个还未下线的角色。

 

“大漠还在竞技场呢。”扫地焚香努力辨认着天幕上那些小小的身影,嘀咕,“韩文清今天要干嘛,不吃饭了?”

 

索克萨尔说:“你就知道吃。真是做炊事员的好材料。”

扫地焚香不客气地说:“闭嘴!”

 

人们三两成群地从他们身边走过,戴着高高尖顶帽的少年骑在扫帚上从天际呼啸而下,跳下来,弯腰致礼:“几位前辈好,队长问你们要不要去家里吃饭?”

 

扫地焚香感慨:“你们队长留人吃饭有瘾啊。话说今天吃什么?”

“小鸡炖蘑菇?”木恩想了一下,不确定地道,“还是炸酱面?”

 

索克萨尔似乎想发表一下不同意见,夜雨声烦一锤定音:“去。”于是他若无其事地闭嘴了。

 

王不留行一点都不好热闹,总是透着一股遗世独立的疏离感,但却意外地喜欢请人吃饭,每天他家院子里都能坐满一大桌人。今天太热,大家都不自觉地往石不转旁边凑,牧师的白袍子总是让人觉得清凉一点。石不转很烦躁,作势要放神圣之火,于是角色们又吵吵嚷嚷推推挤挤,在桌旁挤成了一堆。

 

饭后有几个人打起了麻将,小孩子们收拾餐具。生灵灭放出两个机器人,吱嘎吱嘎地跑来跑去帮主人家端盘子。他自己坐在太师椅上撸着一只机器猫,神情沉醉。一枪穿云趴在围墙葱郁的爬山虎中,一动不动地练着瞄准,王不留行怕他掉下来,望了一下:“无浪呢?……唉。”

 

他揉了揉额头,倒不是很意外,转头对冬虫夏草说:“无浪又喝多了,你去处理一下。”

 

“呃?”冬虫夏草迟疑道,“……给他端碗醒酒汤?”

 

王不留行愣了一下,好像才反应过来他面前的是冬虫夏草,脸上出现了有一点点的错愕,随即又被他平稳地压了下来。

 

“以后你就知道了。”他说,“无浪喝多的时候能把醒酒汤整个泼你脸上。主要别让他唱歌就行。”

 

好像应和着他的话语,无浪击缶而歌,唱起了“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哀声四起,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扑到他身上,无浪安静地闭上嘴,趴在杯盘之间沉沉睡着了。

 

鸾珞音尘在吃苹果。戴妍琦为了好看,给她打扮了一身毛绒绒的冬装,而荣耀大陆终年夏日,她刚刚结束训练就来蹭饭,即使脱了羽绒服,还是热得小脸红扑扑的:“队长——”

 

生灵灭宽容地说:“等着啊,队长拆个核弹给你组装台风扇。”

飞刀剑一口橙汁呛住,咳嗽得昏天黑地:“前辈,小孩不能这么惯!”

 

“女孩子是联盟的宝贵财产。”风城烟雨义正辞严地说,“你不懂。”

 

“你懂!”飞刀剑不想理他了。

 

“我们可是好闺蜜。”风城烟雨笑盈盈地朝鸾珞音尘眨了眨眼睛,“在争取女性竞技选手尊严这件事上,我和她可是坚定地站在同一战线,还有沐沐——”

 

夜雨声烦突然说:“一叶之秋呢?”

呃?风城烟雨愣了一下:“你还想带他玩?”

 

夜雨声烦把话说得更简明了一些:“一叶之秋人呢?”

 

5

 

“终于轮到我了吗?”

 

短发的青年站在山坡之上,眺望着将要落下的夕阳。他身着劲装,唇角紧抿,目光凌厉明亮,背影挺拔刚毅,如同手中的战矛,这是荣耀大陆无可争议的帝王,是和这名为荣耀的土地一样,仿佛能够让人永远仰望、万世长存的存在。

 

沐雨橙风抿了抿唇,说不出话。

 

“别难过。”一叶之秋回头,微微笑了一下,“都十年了。”

“都十年了……”沐雨橙风说,“账号卡能拥有这么多年的记忆,多不容易啊。”

 

一叶之秋说:“是啊,不是谁都有荣幸,和操纵者一起走这么远的。”

沐雨橙风哭了,她哽咽着说:“你还可以跟他走更远!他还没有到退役的年龄……他还那么强……你们一直是在一起的!从荣耀开服就没有分开过!”

 

一叶之秋走过来,搂住了她的肩膀。沐雨橙风伏在他怀里痛哭出声,一叶之秋摇摇头,简练地说:“我知道。可是他要走了。”

 

角色就是角色,是没有人权的。谁管他是不是痛彻心扉,是不是生离死别,是不是不舍留恋!哪怕他是声名赫赫叱咤风云的斗神!他注定要被留在叶修身后,谁会过问他的意见——

 

叶修要走了。屏幕里和屏幕外的两个人,谁都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别难过。”一叶之秋说,“不会很疼的……疼也没有关系,明天早上,我就都忘掉了。”

 

沐雨橙风说:“你不难过吗?”

“我……”

 

一叶之秋停顿了很久,最终低头笑了笑,眼睛里闪着一点隐约的光芒。

 

怎么会不难过呢!

 

他们相伴了十年!那是叶修从小到大将近一半的时光,一叶之秋从睁开眼睛开始,全部的人生!

 

破旧的报刊亭中少年挑拣出一张战斗法师的账号卡,人满为患的小网吧中三个人挤在一起,小姑娘认认真真地打下这个招摇的名字。他们联手霸占全部的榜单,竞技场里胜率一骑绝尘,野图BOSS的战场上纵横捭阖,千军万马来去我自岿然不动。那是无数个寂静的夜,寂静到只能听见屏幕内的金戈杀伐之声,和屏幕外少年热烈的心跳。

 

第一赛季横空出世,第二赛季再夺风云,第三赛季铸就王朝。嘉世队服的颜色比火还要深沉浓烈,融进他的生命里成为最深沉的底色。那时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会分开,你怎么能剥离一个人的灵魂呢,他们注定一起走上王座,或者一起战死沙场。

 

他看过叶修的欢欣喜悦,意气风发,疲惫与心力交瘁,甚至看过叶修落泪。那是叶修从未示人的一部分自我。他们为对方披坚执锐,隔着屏幕彼此陪伴。

 

一叶之秋想,现在是冬天吧,叶修孑然一身离开嘉世,连相伴了十年的他都带不走,肯定很冷。

 

沐雨橙风极力压抑着哭声,在他怀里颤抖。一叶之秋轻轻拍她后背:“别哭了,都会好的。”

 

“我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不会走的。”

 

“可是你不认识我了。”沐雨橙风说,“那和走了有什么区别?”

一叶之秋很淡地笑了一下:“那就重新认识我一遍吧,像我曾经重新认识你一样。”

 

沐雨橙风怔怔地问:“啊?”

 

没关系。即使失去了记忆也没关系。这些年来他送走了很多伙伴,又迎来他们的新生,旧的感情没有了,还会培养出新的感情,只要还留在荣耀里,他们总会相逢……总会经历离别,然后磕磕绊绊地往前走,为了下一个冠军。

 

太阳又往下落了一点儿,朋友们都赶了过来,静静围在他身边。一叶之秋松开沐雨橙风,环视了一圈。

 

大漠孤烟,王不留行,气冲云水,夜雨声烦……很多是刚开服起他就熟悉的伙伴,也有不少人是他亲自带进的神之领域,其中有人与他重复认识过两次甚至三次。作为前辈,易主的那一刻他总是陪在身边,他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痛。

 

然而最难忍受的,并不是痛苦。

 

 “我要走了。”一叶之秋说,目光在大漠孤烟和气冲云水身上略作停留,“以后这十年,就只能拜托你们记得了。”

 

朋友们的神色都满是担忧,一叶之秋逐次仔仔细细地看过去,然后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

 

“他叫叶修。”一叶之秋说,“请帮我记住,我的操纵者,他叫叶修。”

他直起身来,头也不回,大步走进了自己的屋子,关上了门。

 

6

 

没有人去陪伴他。在这种时候,没有人有资格陪在他旁边。这是斗神最后的骄傲和尊严。

 

沐雨橙风那一夜惊醒了无数次,满头冷汗,心口撕裂般疼痛。她挣扎着起床透过窗口去看,一叶之秋的房子灯火通明,在漆黑的夜里,像是一团橙黄的火焰在燃烧。

 

第二天一叶之秋走出屋子,沐雨橙风压根就没敢去看他。

叶修退役了,荣耀大陆上,也不会再有一本全知全能的教科书了。

 

第十区开放,又一批账号卡涌入,神之领域的住民们作为前辈,自然义不容辞地担负起引导的职责。沐雨橙风每天上线要训练,下线后还是忙得脚不沾地,脑子都不会转了,也顾不上一叶之秋那边。

 

以前训练休息时,苏沐橙都会抓紧时间刷一会儿微博,但她现在只是发呆,托着腮静静盯着屏幕,沐雨橙风累得脑子不够转,站在训练场上跟她对视,连心酸都没力气,索性放空自己。

 

叶修退役牵动了那么多人,到最后一叶之秋是唯一一个不必背负思念的。想想真是世事难料,有点荒谬。

 

大概是人太多挤爆了,那段时间荣耀大陆上的接引系统一直有问题,时灵时不灵。索克萨尔去找当年编系统的那位理论,一叶之秋跟他拍桌子:“我知道吗?多少年的事情了我记得吗?你怎么不去找生灵灭?”

 

索克萨尔整张卡都震惊了:“他凶我!他居然凶我!”

生灵灭使劲把他拉走:“别说他凶你,他打你你也没办法啊!”

 

索克萨尔一想也是,很识时务地认怂,光速跟一叶之秋拉开了一段距离。

 

君莫笑是自己找到神之领域的。那时候沐雨橙风正要出门,戴了风镜和帽子,穿劲装带手炮,长发在脑后飘扬。刚出了门,遥遥听到一阵嘹亮的歌声由远及近:“越过山丘~发现已无人等候~”

 

太特么难听了,荒腔走板,听得沐雨橙风一哆嗦。她循声一路走到围墙边,有个奇形怪状的人正卡在栏杆上,冲她拼命招手:“拉我一把!”

 

沐雨橙风满脸黑线,抓住他胳膊用力拽:“你恐高吗?这也不高啊?”

 

“裤子挂住了!”对方理直气壮地说。沐雨橙风再想收力已经来不及,那人从栏杆上狼狈地跌下来,她还听到了非常不祥的“刺啦”一声,——完全不愿意去想是哪块布料刮破了。

 

“好久不见啊。”君莫笑爬起来,胡乱整了整头发,笑着对沐雨橙风说。

沐雨橙风愣愣:“……好久不见。”

 

君莫笑说他本身就是神之领域的人,只不过多年没回来,接引系统不认识了,栏杆死死挂着裤子不让他进来。沐雨橙风半信半疑,先带他去登记,问:“你以前来过的吗?那为什么又变成了十区的卡?”

 

“重头再来嘛。”君莫笑轻松地说。

 

他说自己本来也不是新区的卡,而是神之领域的第一批居民。然而后来出了些意外,好友把他安置到冰霜森林长眠。最近终于换了身新区的血杀回来,发现神之领域这边房子越修越大越修越好,感觉自己以前没有赶上好时候,实在是悲从中来。

 

沐雨橙风看他越说越真情实感,最后吸吸鼻子好像真要哭了,赶紧打断他:“没事,我们会给你发新房子的。想怎么住就怎么住,把以前的苦日子都补回来。”

 

“我有房子啊。”君莫笑歪歪头说,“不过很多年啦,以前的老朋友估计都已经陆陆续续走了,没人帮我看着房子,没准都已经塌了。”

 

“你有很多老朋友吗?”

“是啊,我当时在荣耀大陆可出名了,人人喊打……咳。”君莫笑说,“我也认识你啊。”

 

沐雨橙风困惑地说:“我不认识你。”

君莫笑用很熟悉的包容眼神看着她:“没关系。”

 

没关系?

你为什么对此一点都不意外呢?你知道我易主过吗?

 

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沐雨橙风莫名地觉得心口发堵,仓促移开了视线。君莫笑又在她身边轻笑一下:“其实说到老朋友,我确实有话想问的……一叶之秋,你还记得的吧。”

 

他问得很有点小心翼翼,带着期盼和恐惧。沐雨橙风茫然地点点头:“我当然记得。”

 

“你们还在一起?”君莫笑明显露出喜悦神色,“他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问得太尴尬了,沐雨橙风不知道怎么回答,苦笑了一下。

君莫笑了然:“那他估计……也不记得我了吧。”

 

沐雨橙风说不出话,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苦笑:“你别难过啊。”

 

君莫笑表情平静地摇了摇头。沐雨橙风情绪也有点低落:“没有办法,不是谁都有运气这么多年不易主的。更别说你这样,中途出了意外,这么多年还能被主人想起来。”

 

“不是。”君莫笑轻轻笑了一下。

沐雨橙风茫然地转过头。君莫笑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头发:“走吧,别问了。”

 

登记完已经夕阳西下,君莫笑循着记忆走到神之领域一处不引人注意的小草坡,那里有一栋孤零零的小房子。他弯腰从门垫下拿出钥匙,用力插进锁眼里,门吱吱嘎嘎地晃悠了一下,终于打开。

 

神之领域终年盛夏,屋里却很冷,空气带着终年不流通的凝滞感。君莫笑跟锈死的窗子搏斗半天,好容易打开了,坐到带着一层灰的椅子上。他翻了翻桌上那本崭新的生存守则,向右一仰,表情平静地笑了一下。

 

记忆里的昨天他们还在一起,只不过短暂的一次安眠,再睁开眼睛就是天翻地覆。沐雨橙风忘记了他,一叶之秋忘记了他和沐雨橙风。

 

那么屏幕外的那三个人呢。不敢想。

 

你们对我的期望,实在太高了啊……

单靠我自己,要怎么演绎三个人的故事呢。


TBC

评论(26)
热度(385)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