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repo+安利】正义的冠冕

【首先让我呐喊一声,之前说要给我写长评和repo的,举起你们的双手好吗。开空头支票损人品的哦!

然后,掐指一算,我已经收过大熊三篇文评啦,而且每篇都比我写得好!很惭愧!

前两天又把自己那本《无衣》翻出来看了一遍。事过半年,情节已经彻底忘没了,再看时居然有种陌生的惊异和感动:天呐我居然这么文采横溢过!【不是

这篇文大概是无数个灵光一现拼起来的。我不知道情节为什么要这样发展,但肯定情节一定会这样发展。FT里边说:荣耀属于他们,我只是个说书人。

其实开文之初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小方还要在国外待五年,也不知道他们最终得以白头偕老。我唯一确信的是: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给你比个心。最近很忙吧,写评辛苦了。我会好好珍藏的!!

飞天大熊:

 @星尘深处 


一个迟来的《无衣》的repo……个人体验较多,慎入……


  


  其实我本来不打算看《湄公河行动》这部电影。为什么呢?也许广大观影的朋友并没有与毒品的接触……但是我有。我的老家在西南某省的某个极其偏僻的小山村里,那里很穷,十里八乡没有自来水,05年之前没有网络,没有下水道,没有像样的小学和中学,人们如厕都只能去路边搭建的茅坑里——那是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的旱厕,即挖一个坑,上面盖一块木板,掀开木板的时候奇臭无比,因为不能冲水,所以里面爬满了蛆,夏天有成群且巨大的绿头苍蝇从里面飞出来……对不起,我不该描述这些令人不适的东西,但是不说这些,也许大家就不能理解我们那边的农民为什么要种罂粟。


 


  是的,我老家的山坳里,有好几个村的人一起种罂粟。他们把罂粟苗混在普通的青菜里,由于山高路远,与世隔绝,所以基本没有警力对那地方进行搜查。太穷了,穷得实在揭不开锅,所以村干部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时候,我愤怒地问我爸: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我爸当时很久没说话,我对他这种不作为感到愤怒,于是开始大吵大闹,后来我妈过来拖开我,说:那你能怎么办?你用你的钱养他们几个村啊?他们背后的势力有多大你明白吗?我告诉你,这一辈子都别挡毒贩的财路,别跟毒品扯上一丝联系,否则他们会刨了我们家的祖坟……


  


后来我爸说:其实我也举报过他们。但是没有用。那些穷苦的村民被拘留一阵子后又被放出来,不过一两年又死灰复燃。抓得完吗?抓不完。根源还是在毒贩和毒品。


 


  幸好我住在一个西南边陲小城里。但在我这二十年人生之中,我还是见过好几次毒品。


 


有一次特别惊险。我们那个从南到北不过三十分钟车程的小城市里,城市正中央就是一座山,山上是革命英雄纪念碑,特别僻静,所以我经常放学后去那里散心。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某天,我跟着我妈上山玩。那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已经暗下来。我们走在山道上,忽然看到路边的青苔上横七竖八放着几支带着血迹的注射器,还有锡纸。我妈当时就捂住我的嘴,把我拖到路边的小树林里。


 


“趴下!”她压低声音对我吼。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妈那样严肃,她脸色煞白,嘴唇哆嗦,像是撞见了鬼。


 


我听话地噤声。


 


后来,等了几分钟,果然有人从后面走出来。他们说着一些奇怪的黑话,什么“溜冰”,“丸子”,“现货”……后来他们终于离开。我们一直趴着,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我们才匆忙逃下山。


 


“有人交易毒品,”我妈后来跟我说,“遇到那些人你千万要藏好。要是撞到大毒枭,你可能会被杀了灭口……那座山上出过的命案太多了。上次那个奸尸案你还记得吗……五年级的小学生!他们也下得去手!”


 


我想起那时候贴遍整个市的警方的悬赏公告,遇害的那个姐姐才五年级,是跟我一个小学的,很可能,她也是因为不慎撞见毒品交易,这才殒命。


 


后来我跟一个同学关系很好。但是她家住在街边,背靠红灯区。那时我去她家的时候,看到她家楼下扔了几支注射器。我哆嗦着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她神色淡然地说:没事,习以为常了,我家对面那个哥,他吸毒。


 


 我吃惊地说:那你干嘛不举报?!


 


她说:谁没举报过啊?没用的。戒完又吸,还不如静静等他死。


 ——说出这种话的她,当年才读初二。


 


那大概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绝望。真的绝望,不是忧伤青春之类的,就是绝望。


 


大概将近十年的时光里,我一直很害怕,怕得睡不着觉。那时恰好看了一部禁毒教育片,名叫《黑白记忆》,影片里的女主角本是那样好、那样鲜活的一个人,却因为毒品,失去所有家人,去卖淫,去贩毒,戒毒又复吸。最后一个镜头,她在深夜里跳下了高架路,表情又欣慰又灰暗。


 


我真害怕,怕自己吸毒,怕亲人吸毒,怕朋友吸毒,怕毒贩,怕制毒的人,怕种罂粟的农民……毒品是什么?毒品是死亡、是人性的黑洞,无论多光辉的灵魂,在毒品面前都会扭曲。毒品背后的利益链条实在太完善了、太繁复了、太错综复杂、太难解了,它就是人的欲望和丑恶结成的网,自鸦片战争以来就一直在中国的土壤里深深扎根,比生物入侵还要难治。它是一颗巨大的毒瘤,是悬在每个人头顶的剑。


 


怎么办呢?我除了给自己的门上三道锁……真就没有办法。


 


我从来没去过KTV。我怕。


 


我不敢在十一点以后离开家门二百米。我怕。


 


我恨我自己,恨这个无所作为又恐惧的自己。


 


所以我不敢看《湄公河行动》。那年湄公河惨案发生的时候,我连续做了好几天的噩梦。我梦到被杀掉的人是我,因为我有罪。我分明经常接触毒品,接触吸毒者,甚至跟毒贩打过照面,但是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一边愤怒,一边害怕得掉头就跑,我把头埋在土里,像一只趋利避害的鸵鸟。那些因为毒品死去的冤魂,每一个,都有充分的理由怪罪于我。


 


我真丑恶。


 


后来还是去补了《湄公河行动》,看看停停,花了我大半个月才看完。里面的孩子被控制着吸毒、贩毒,面无表情地向人开枪。毒贩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东南亚的农田里骤然出现的腐烂的浮尸。哮天的牺牲。郭旭失去双腿……


 


每次看这部电影,我都像被扼住喉咙,呼吸不了。


 


——因为在我眼里,这根本不是电影……那一个个逝去的人,分明是我们小学的那个在山上被奸杀的五年级的姐姐,是我那同学对面住的吸毒的哥哥,是我老家某些因为缺少常识而吸毒的乡亲……他们惨白的脸都飘荡在我面前,张着嘴问我: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终于在情绪失控和泣不成声的边缘里挣扎着看完电影。随后终于翻开蛋挞送我的《无衣》。


 


用一个矫情的比喻来说,《无衣》就像一缕阳光,照进我阴霾重重的内心。在我的认知里,毒品简直战无不胜,与它对抗的战士,最后都牺牲了,无一例外。但是《无衣》是那样明亮又温暖,蛋挞在文中给高刚和方新武安排了一个完美的结局,方新武没有牺牲在异国他乡,高刚也没有失去方新武。终于,邪不压正。


 


多可贵啊。邪不压正。


 


蛋挞这篇文之所以能够给我如此大的慰藉,正是因为她实在是技法纯熟。她的笔触还是细腻无比,人物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和每一句话都是那样自然,简直就是拿了一个摄影机全天候跟踪拍摄——这让我确信,那就是高刚和方新武后来的故事,绝没有一点虚构。


 


看这篇文的时候,我又哭了很多次。


 


她的文字里就是有这种力量。让我读了之后整个人都在惊栗和颤动,有时候读着读着,摸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哭了,眼泪淌了满脸。印象深刻的地方很多,一是方新武拍了一张商业街的夜景,后来又为了任务去东南亚,高刚留了个电话给他,说:“我半夜十二点给你留盏灯。”


 


【断线儿的风筝飞不长远,你得有点念想,才会努力求生。


总觉得无所谓再玩一出同归于尽,可是怎么能留下别人,承受你的青史留名?】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特别特别难受。感觉心都被拧在了一起。方新武要去做什么?去做卧底,做线人。丢掉自己的身份,隐姓埋名,每天走在刀尖上。高刚知道他要去做什么吗?知道。舍得吗?


  ……怎么能会舍不得?又怎么能不舍得。要是一般的老百姓,像我,我妈就只会拦住我,让我躲在家里,不与毒品接触,不与毒贩打交道,因为会死。可是方新武和高刚,他们有选择吗?他们是缉毒警察啊!可缉毒警察就不是百姓吗?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也有自己的命啊!


可高刚和方新武只是在大厦上聊了聊,那样随意——但这就是战士的送别。没有一点夸张,不哭天抢地。最多,最多留一个手机号码。


蛋挞这个情节写得实在是太戳心,太真实,让我很难受。对不起,又用了难受这个词,但是我是真难受,以至于词穷了……


诸如此般情形,不胜枚举。比如贝贝被绑架之类的情节,都特别让我唏嘘。


蛋挞这篇文很厉害,看得出她是真的用了整颗心在感悟缉毒战士的生活的。


比如贝贝从大到小,对高刚的观点的变化。比如对规矩和道义的讨论,方新武杀了占蓬,之后究竟有没有迷失本性,一张东南亚的假面粘在脸上这么多年,还能不能彻底撕下来——这也是电影里特别闪光的一个点,脱离了正邪对抗的桎梏。而在《无衣》中这一点又得到了更深的挖掘。


【怎么回得去——走了坤沙,来了糯卡。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离祖国一线之隔的地方,日日流血成河,边境军民怎么过得安稳,他怎么放得下?


 而又是什么,支撑了以后那暗无天日的五年?】


 


掩卷,我耳边仍能听到方新武的那句话:警纪国法。


还有一个特别动人的细节。方新武与高刚相遇之前,其实已经偶然用邮件聊过。蛋挞的形容是:他们相遇,在相爱之前。


这个情节多么动人啊,太妙了。他们之间合该是这种两个灵魂千里之外的吸引。


后来的故事特别温暖。


陈晨对方新武很是照顾,那张夜景的照片被放大挂在了高刚家里,贝贝高考了,恋爱了,结婚了,生子了。明臻初次拜见两位爸爸的时候,简直太有意思。两人过上了退休生活,高刚还是那么梗,两人为了一个卖葱的小贩吵架,看得我特别有滋有味,这就是生活,这才是生活。


真好啊。读蛋挞的文字,感觉像是吃了一口甘甜无比的蜂蜜。融在嘴里,绵绵的,软软的,似乎再大的苦难,都会变成过去的风雨,而前方总是有一片灿烂无比的阳光。我不能理智地写这篇评,分析文章的技法什么的,外行人看武林大会也总能大概看出个招数,但这篇文就像独孤不败,无招胜有招,不知不觉中,紧绷神经的我迈入了她构造的世界,渐渐身在此山中,也就寒尽不知年。


文中许多精炼独到的句子,意味深长又隽永,正是我苦思不得的表述。蛋挞的语言一如既往地精准。她像一个已经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的长者,有一双看透风雨的眼睛,却又拥有柔软无比的目光,下到生活的点滴,上到家国与事业,她都能以一支笔既具体又干练地写出来,震撼人心。


总而言之,这篇文写得大气又细腻。我特别喜欢。作者必定心怀灿烂的阳光,又兼具饱含忧思的家国情怀。


 


表白蛋挞,同时向所有殒身不恤的缉毒警察们致以我最高的敬意。


 


从今往后,有正义的冠冕为你们留存。


 



评论
热度(118)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