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全职高手】【张安】养猫记(1)

 @飞起来的圆圈 这个人跟我开脑洞说:猫永远是种计划外的生物,它会突然挂在你身上,突然趴在你脸上!如果安文逸在张新杰家里养了只猫,那一定是安文逸的死期吧【。

改了个名字!想看看会掉多少粉!

--------------------------------------

【张新杰】

 

“前辈抱歉,我可能会迟到片刻。”

 

张新杰盯着这条微信,微微蹙起了眉。他不喜欢收到这种消息。

 

“多久?”

“十分钟。”回复来得很快。安文逸知道他性情,还附了张照片,言简意赅地解释:“它不让我走。”

 

照片里是只猫,蹲坐在年轻人膝盖上,圆圆的大眼睛瞪着镜头,一脸不忿。张新杰点开大图与其大眼瞪小眼两秒钟,很是无言。

 

“一说要走,它就用谴责的眼神看着我。”安文逸说,“我再跟它周旋十分钟,晚上九点钟到可以吗?”

 

不可以,当然不可以,张新杰对此是拒绝的。霸图跟兴欣离了那么远,他与安文逸一年在常规赛里只见得着两面,比赛结束往往已是深夜,相处时间可以按分钟计。为了一只猫推迟约会,哪有这个道理?

 

张新杰心里难得地生起了些许恼意。不过霸图张副队表达愤怒的方式,从来就不是大发雷霆。

 

他平稳地打字:“你在哪里?”

过了片刻,安文逸回复:“猫下面。”

 

张新杰:“……”

“你的物理坐标。”他心平气和地回复,“不是你与猫的相对坐标。”

 

安文逸在手机那头轻声笑了。他发了个地址,略略向后仰在沙发上,顺手挠了挠那只猫的下巴。猫发出舒适的咕噜声,而年轻人清秀冷淡的脸上,忽然闪过了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是一家非常普通的咖啡厅,人少、安静,他俩都很喜欢的约会地之一。张新杰向来追求平等,断不肯牺牲自己的生活质量去迎合伴侣的喜好。所幸两人性情相近,达成一致倒是不难。

 

已经分别数月,高强度的训练、快节奏的比赛,不容许他们忙里偷闲千里迢迢见上一面。QQ和微信总是隔着屏幕,再风雨无阻的早安晚安,也比不上把爱人柔软身躯拥入怀中的温暖触感。

 

张新杰裹着满身雨丝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安文逸。年轻人随意裹着件运动外套,面料柔软宽大,像是附近高校里走出来的满满学生气的少年,而非上届冠军队的明星牧师。

 

“前辈。”安文逸起身相迎。一个短暂的拥抱过后,他第一句话是,“我想养这只猫。”

 

张新杰不是个会被吓到的人,闻言处变不惊地开始了可行性分析:“带猫回杭州很费事,且兴欣不让养猫。——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差错,这是叶修前辈任队长时的规定,或许现在有所改变也说不定。”

 

“沐姐才不管这些。不过带猫回杭州确实很麻烦。”安文逸浅浅笑了,眉眼一弯,显得特单纯,“所以我想麻烦前辈照顾它。”

 

——原来这小子不是想养猫,是想云养猫!

 

平白无故多出一大摊活,张新杰自然是不乐意的。猫经常叫,猫会掉毛,猫要洗澡,这些都会打乱他的生活规律。张新杰一想,都觉得不好不好的。

 

但安文逸多了解他啊,一看他皱眉,立刻祭出偶像剧台词:“我明天就回杭州了,再见面又要几个月。前辈养着它聊解相思呗,看着这只猫,就等于是看到我了。”

 

这个理由矫情而无懈可击,张新杰想了想,觉得无法反驳,于是接受了这个设定。他顺手把猫捞起来抱在怀里,还是皱着眉,但思路已经顺畅地滑到了下一个问题:“那么它可以叫安文鸣。”

 

安文逸:“……”

他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

 

“不。在前辈来之前,我已经给它起好名字了。”安文逸语气坚定地道,“……它叫狗子。”

 

【猫】

 

我叫狗子。

大名安文鸣。

 

说不上哪个名字与我的美貌更不般配。反正我觉得都很难听。

 

小眼镜那天带我回家,一路把我拎在手里,腾出一只手来摸手机,买了成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他的目光从头到尾就没离开过屏幕,我非常不忿,于是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想跳下地。

 

放开。不爱我就不要抱我。我自己有脚趾和肉垫,又不是一只残疾猫。

 

小眼镜啧了一声,不像愤怒,倒像困扰。他总算低下头看我,蹙着眉仔仔细细把我打量了一遍,然后不知得出了什么结论,抬手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我披上了。

 

今天外边在下雨,不大,但闷而潮,小眼镜干得不错。我抖了抖身上的毛,在他只穿着衬衫的手臂上趴下来,满足地呼噜了一声。他的运动服外套很好闻,带着清新又干净的气息,我突然兴奋,就很想咬一下。

 

于是我就咬了一下,还抓了两把。

 

小眼镜一下子抽走了外套,瞪着上边皱巴巴的爪印和湿迹,慢慢眨了下眼睛。我觉得自己听到他发出了一声抽气,介于讶异和绝望之间。

 

啧,人类表达惊喜的方式真古怪。

 

那天晚上我的家是个纸箱子,顶上粘着白色的纸——那玩意好像叫快递单——被从中整整齐齐一刀划开,边沿胶带也撕得干干净净。小眼镜半跪在箱子旁边,往里边垫了一层又一层的毛巾和绒布,并力图把边角掖得横平竖直。当然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我实在不愿意等,就纵身跳了进去,同时打了个滚儿,以表示这个窝已经足够舒适。

 

小眼镜又倒吸了口凉气,然后不待我反应,伸手一把将我拎了出来。我四爪悬空愤怒地喵喵叫,小眼镜不为所动,镜片后面透出来的目光分外严肃。

 

“狗子。”他认认真真地叫我的名字,“你得讲道理。你虽然叫狗子,但并不是一只狗。不要和小宋养的哈士奇一样。看到了吗,右下角我还没有掖整齐。不仅如此,你多滚出了几条褶?你自己数数,八条。”

 

我冲他喵了一声。

什么样的人类才会要求一只猫讲道理啊??小眼镜怕是有点毛病。

 

他倔强地跟我折腾到十点,满脸精疲力竭的表情,终于屈服了,放过我起身走开。我在新家里自顾自地打滚玩耍,东扯扯西扯扯,玩得累了,两爪搭在纸箱边上,两只耳朵微微一颤,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哗啦水声。

 

啊!!!!!!!

小眼镜有危险!!!!!!!

 

我一跃而起!跳出纸箱!穿过客厅!撞开卫生间的门!奋不顾身地瞄准他的肉体!将他撞离花洒!——小眼镜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好了好了,没事了,乖。我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喵喵叫,充满怜悯与慈爱地蹭着他的脚背。小眼镜又在抽气,这次听起来是疼的。可怜的,果然碰到水很不舒服吧?

 

“安文逸。”他缓了一会儿,抬手关掉花洒,信誓旦旦地,“我早晚杀了你。”

 

小眼镜看起来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所以我不得不迟钝地思索了两分钟,思考如何拯救地球。而他趁此机会利索地一把抓起我的后颈,把我丢了出去,还锁了门!这个没良心的人!——水声又哗啦啦地响了起来!天呐!

TBC

----------------------

不是,在吐槽名字之余,你们能说说文吗【。

评论(69)
热度(205)
  1. ひかり丶光星尘深处🍃 转载了此文字
  2. ひかり丶光星尘深处🍃 转载了此文字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