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全职高手】【张安】养猫记(3)

【张新杰】

 

张新杰是一个很坚强的人。

 

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能在不适应霸图风格的情况下主动改变自己,最终成为全队节奏的把控者;他能在最艰难的战局中顽强坚守,同时想尽办法腾出手来,给同样在苦苦坚持的队友加上一道辅助;他甚至能挥舞着十字架对敌人来上劈头盖脸一顿打,有没有效果另说,其决心非常让人动容。

 

也就意味着,他还是得绞尽脑汁,跟这只完全不讲道理的猫相处。

天呐!他这辈子就没有跟任何不讲道理的生物相处过!

 

只要是人,行为举止就总有逻辑,只是有些符合常理、有些则比较难懂而已。哪怕是叶修也不例外。而张新杰非常擅长找出控制他们行动的内在逻辑,然后决定去打破、或去迎合。这正是他最出色的战斗技能。

 

但是一只猫???

 

这是一种行为完全无法预判的生物!哪怕是叶修,也不会上一秒还扭动身子喵喵叫挣扎着要吃猫粮,下一秒就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他,出其不意地就凑过来,伸出粉红的小舌头在他镜片上舔了一口!

 

……张新杰被自己的想象吓得一个激灵。

 

说好了加急运送的猫窝还没到,狗子今晚还是只能睡纸箱。张新杰惆怅地叹了口气,锁紧眉,觉得这也不是个事儿。猫自然该有猫住的地方,怎么能总睡三只松鼠旗舰店的快递箱?

 

而且猫睡了快递箱,那么他的芒果干该放在哪儿?

 

又是一项打破他生活常规的行为。张新杰拿出芒果干嚼了几片,在心里默默给安文逸又记上了一笔。

 

猫似乎爱上了他的电脑,有事没事就要跳上书桌,趴在键盘上机箱上鼠标垫上。对此,张新杰实在觉得苦不堪言。他查了几十万字的资料,没有一份详尽说明如何斩断猫对笔记本的热爱。在多次呵斥无效后,他也只能无奈地允许猫趴在自己手臂旁边,聚精会神地看自己打荣耀。

 

但你怎么能指望一只猫老实待着呢?就算它不舔键盘不啃衣袖不甩尾巴,也还会翻身啊!

 

于是在抢野图BOSS时,霸气雄图的公会成员们,经常听见自家副队麦里传出奇怪的声音:

 

“下去——你下去!”

“说了你下去,不要缠着我——现在不行,乖。”

“把你的肉垫从我的三角肌上拿开!”

 

公会部的小青年们面面相觑。天长日久,有人开始流传:张副队恋爱了。

 

张副队其实早就恋爱了,对象此刻正指挥着兴欣三团,穿针引线似的在战场里穿梭,打算捡便宜。现在不是夏休期,职业选手能亲自出马纷纷来抢BOSS,实在是因为新赛季各家阵容变动激烈,谁也不想放过这个往前冲的好机会。

 

“别跟霸图硬碰硬。”安文逸吩咐,“几点了?”

 

“快到十点半了。”三团团长报告,语气中忍不住透出点雀跃,“快到张新杰睡觉的时间了。”

 

安文逸没有那么乐观:“不一定。”

 

最近张新杰给他发晚安的时间都不固定了!都是猫的错。就算已经是就寝时间,看到猫咵嚓一声打破了个碗,张新杰也无论没办法置之不理的。

 

这叫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安文逸惆怅地叹气。

 

网线那头,张新杰全神贯注一心多用,同时应付中草堂与自家猫,还得分出一只眼睛盯着鬼鬼祟祟的兴欣。今天这带队的是谁啊?看这颇有叶修风范的鬼祟劲儿,总觉得是乔一帆。

 

“二队撤,收太紧了,小心让中草堂坐收渔翁之利。骑士呢?来个骑士出去拉个仇恨,牧师团看好。——你别闹!”

 

最后这句是对猫说的。

 

猫发觉自己受辱,愤怒地喵了一声,扫了他一尾巴。张新杰往后微仰,任毛茸茸的尾巴从自己脖子扫过去,眼睛都不眨一下,语气毫无起伏:“兴欣什么时候来的?带队的是哪个?”

 

“就刚才!”会长汇报,“带队的是安文逸。”

 

安文逸?他什么时候学这么猥琐了?

 

张新杰颇为意外地一挑眉,然而战局容不得细想。他一边心下思索,一边语速飞快地布置:“来两队人去那边盯着。严防死守,别管做什么,就别让他过来。指挥的马甲是哪个——”

 

猫叫了两声,见他不理,圆圆的脸上露出了个极其逼真的生气表情,接着突然一爪子,准确无误地拍到了电源上!

 

电脑“咔”地一下黑屏了。

张新杰跟着电脑一起僵硬了。

 

【猫】

 

那天晚上小眼镜跟安文逸打了很久的电话,特别久。安文逸在那头连声道歉赌咒发誓,小眼镜非常冷静地听着,一边听一边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我的毛绒老鼠。我不知道他们俩在干什么,人类真是很谜。

 

可我想玩毛绒老鼠。我爬上床去用脑袋蹭了蹭他。

 

小眼镜无可奈何地看着我,松手把老鼠给我了。

 

我把毛绒老鼠按在两个爪子下面,安安静静地在他手臂旁趴了下来。小眼镜看着我,表情放空了片刻,然后柔软下来。他叹了口气,把手轻轻放在了我脑袋上。

 

他已经洗过了澡,穿着干净的睡衣,头发微湿,半坐在床上,腿上盖着被子。打完电话,就攥着黑屏的手机坐在那里,表情看起来不太开心。

 

“你别再闹了。”小眼镜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我的脑袋,低声对我说,“联盟形势变化太大,新人辈出,霸图这赛季不容易。上场对兴欣以微弱优势胜出,只是因为他们还在艰难地适应没有叶修的比赛。下一场,我们——”

 

我听不太懂,咕噜了一声,用耳朵蹭蹭他手腕。

 

这时小眼镜的手机亮了。他划开屏幕看了一眼,浅浅笑了,神色重又温和下来。他按了几下键盘,我看不懂字,然而却看得懂跳出来的图片——“晚安”。

 

“你是不肯下去睡了吧?”小眼镜锁掉手机拉起被子,好像心情不错,问了我一句。

 

我坚定地喵了一声。床上暖和,他身边尤其暖和。小眼镜并没有坚持,只是警告性地说:“那你明早不准再趴在我脸上。”

 

我又信誓旦旦地喵了一声。

——我会听吗?我不会的,嘿嘿嘿。

 

第二天我照样在他脸上醒来,小眼镜也只是叹了口气。我和他的关系好像奇妙地缓和了下来。他调整了训练计划,努力每天拿出一点时间陪我,同时以此为筹码跟我谈判:“我打游戏的时候你不能进来。”

 

我不服,于是扭过身子把屁股对着他。小眼镜伸手来抱我,硬是把我圆圆的猫脸扭了过来,郑重其事地举起手指:“一只毛绒老鼠。”

 

嘿!他居然想收买我!

 

我们对峙了一会儿,小眼镜叹了口气,又伸出一根手指,比了个V字:“两只毛绒老鼠。”

 

我勉强满意了,纡尊降贵地喵喵叫着凑上去舔他手心。小眼镜猝不及防被偷袭成功,条件反射地往后一仰,伸手按到我脑门上,把我推开了,试图纠正我的习惯:“不行,狗子,不行——今天的日程表里没有撸猫。我要去训练了。”

 

他起身向书房走,我一跃而起,迈着四条小短腿儿颠颠地跟上去。小眼镜无奈,在书房门口停下,低头俯视我,语重心长地:“狗子,你得有自控能力。”

 

——做人得讲道理!见着这么黏人的主子,你不感激涕零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求一只猫有自控能力??

 

就很气。我愤怒地扭头咬了下他笔挺的铅笔裤裤脚,小眼镜嘶了一声,满脸晴天霹雳的表情,倒让我吓了一跳,生怕自己真咬着了他。

 

小眼镜表情严肃,走回卧室换裤子,还砰地锁了门,大概是怕我钻进来偷看。我出了气,心安理得地迈着四方步走开。嘁,反正他不会怪我,要怪也是怪安文逸。

 

最近小眼镜好像压力很大,每天早出晚归。我很失落。我想念他身上的温度,但挠门他又不开。毛绒老鼠很快就都玩腻了——讲道理,除了这个人,还有谁会给自家猫买十只一式一样的毛绒老鼠——于是我只能在屋外失落地转来转去。

 

小眼镜意外地是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他在阳台里养了一大堆的花草,盆盆葱郁,美中不足的是他总想把每根枝条都修得整整齐齐,导致每盆花都顶着个正方形的脑袋,蔫搭搭的,实在引不起我的食欲。

 

但是他在养花之外,他还养吊兰。

 

那一盆吊兰长势喜人,枝条垂下来,胖乎乎的,看起来就很好吃。趁着小眼镜出门训练,我一时兴起,在底下转了两圈,纵身蹦了个高,用两只前爪抱住了垂荡的枝条。

 

……以中华田园猫的名誉起誓,我只是想尝一片叶子,就一片!

不过等小眼镜回来的时候,那盆吊兰已经秃了。

 

我心虚地蹲在花盆里,竖起耳朵听他开门的声音。哦糟糕,他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好。小眼镜的表情一般没什么变化,不过既然还要在他手下讨生活——我是说,既然我的窝放在他的窝里——我当然能看出来,他这样抿着嘴唇,其不悦程度已经相当于猫们的咬裤脚了。

 

他一眼看见吊兰,满脸懵逼,略晃了晃身子,似乎是想扭身出去看看门牌号。不过他很快就克制住了这股冲动,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把我从花盆里揪出来,瞪我。

 

据说霸图张副队的死亡瞪视很有名?

可猫……猫与安文逸对此是免疫的。

 

我无辜地看着他。他怎么了?他看起来是真的很生气。

 

小眼镜深深吸了口气:

“……我得跟安文逸谈谈。”

-------------------------

这只猫来得太不是时候,新杰压力很大的。

今年再不夺冠,就算是韩文清这样的荣耀钉子户【不,也很难再打一年了。

评论(20)
热度(144)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