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8)

34

疼。

凌厉暴烈铺天盖地的疼痛在胃里翻搅,祁同伟刚吐过一场,眼前阵阵发黑,手指痉挛地收紧,旋即又脱力松开。衬衫在短短时间内,又一次湿透得能拧出水来。


“同伟?……你没事儿吧同伟?”梁璐端着杯水站在沙发前,担忧地倾身看着他,“我们去医院吧?”


祁同伟说不出话,极虚弱地摇摇头。他一进屋差点直接跪下去,连走到卧室的力气都没了,现在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恨不能死,哪还下得了楼。


“那你这怎么办呀?”梁璐焦急不已,放下水杯就过来抱他,“走,总不能躺这儿吧,我扶你回床上——”


深夜两点多,家里阿姨早走了,单凭她自己哪有这个力气。况...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7)

32

前些日子弦绷得过紧,汛期一过,林城各项政务工作都有了个短暂的缓和。从上到下全松了口气。祁同伟是闲不下来的,不过反正他也不觉得累。趁着最近活儿少,他着手搞了个思想作风整顿活动,学习报告心得体会一写几大本,搅得全院鸡飞狗跳,人人怨声载道。

 

李达康提倡思想建设,但反对没事找事。这个事传到领导耳朵里,市委书记面色就不太好看。祁同伟跟他共事时间尚短,这把没摸准脉,不免有些讪讪。

 

直折腾到夏末秋初,院里工作才逐渐恢复了以前的节奏。作为整个活动的收尾,祁同伟还应邀给全院法官干警讲了两堂党课。大热的天,他西装笔挺往台上一站,那叫一个精神焕发,讲起话来能三个小时不换气...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6)

30

 一夜惊心动魄,直到凌晨四点,天印湖又一次平安度过险情。雨霁云收,天际湛蓝如洗,边沿逐渐镀上晨光的橙红。

 

祁同伟已是累得不行了,在摄像机前强打着最后一分精神,走来走去检查工作。战士和工人们还在忙,他看到一人拿铁锹的手臂袖口卷起,小臂上挺长一道口子,走过去拍了拍对方肩膀:“没事吧兄弟?下来歇会儿。”

 

“没事儿!”对方头也不抬,“有烟吗,给一根。”

 

祁同伟兜里的烟盒已经被雨泡得皱巴巴,两人倒也都不在意。对方手上活没停,就着他的手深吸一口烟,这才顾得上抬头看人,登时便惊跳了一下:“呀,领导同志!……”

 

记者不失...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5)

本章主旨:我们厅长上位不是靠脸【x

--------------------------

28

 

两年后,祁同伟调到林城任法院院长。当时梁群峰尚未卸任,他断断不敢在梁家眼皮底下玩一出金屋藏娇,只得把高小琴留在了京州,平时数周难得见上一面。

 

他对此有千万般歉疚,高小琴倒是安之若素。她忙得很,旁人过往二十年里积蓄的文化知识,朝夕间全摆在她面前,哪怕一天有多少个小时也不够。她每次接到祁同伟的电话,十次倒有九次是正在汉大听课。

 

这改变潜移默化,一点一滴累积起来却惊人。高小琴的仪态从来优雅动人,那是严苛训练下培养出的完美无缺;然而精致外表下,却渐渐...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4)

26

 

要是没有高育良这层关系,祁同伟是万万不会主动去跟赵瑞龙接触的。像这种纨绔子弟,世界里没有用钱摆不平的事儿,基本道德观欠缺得很,连对人命的敬畏都淡薄。祁同伟自认也不怎么惜命,可是好歹不没事找事。赵瑞龙才不在乎那些呢,他为了听爆炸那一声响儿,就能笑嘻嘻地让整个世界陪葬。

 

换句话说,脑子有坑。

 

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赵瑞龙上次顺手搭救他,完全是建立在公子哥心情好的基础上。祁同伟毫不怀疑,否则自己就算死在他门口,赵瑞龙眼皮都不带撩一下的。

 

跟他混得有随时被扔出去当炮灰的思想觉悟。这个事儿祁同伟偏偏就不乐意干。

 ...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2)

warning:作者没哭过坟,拒绝为本章可能出现的所有技术性错误负责。

--------------------------------


22


祁同伟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


你得说有些天赋是求不来的。他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应对上司笼络下属,最大限度地利用手中的权力。至于百姓?——谁在乎百姓呢!不过只要他们不挡他的路,祁同伟倒是很愿意做好本职工作。


他揣摩得很透。领导们确实都喜欢会拍马屁的人,真正需要的却是能干活的人。如果这两者他都能做好,就会成为领导离不开的人。祁同伟很愿意跟在那些大人物身后,端茶倒水听凭呼喝;只要有朝一日,能踩着他们爬...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1)

20

后来侯亮平很长一段时间拒绝理他。

 

连他和梁璐的婚礼,侯亮平都没有出席。陈海显得有几分无奈和不好意思,低声跟他解释:“猴子最近忙论文,嗯,学长你也知道,快毕业了……他让我把他那份红包带来,算个意思吧。”

 

陈海说着把红包递过来,特别厚,看着就知道数额绝不会小,绝对不是同学婚礼该有的分量。祁同伟一眼扫过去,怔了一下,想说怎么的,这是要借机行贿啊?然而到底场合不对,也没心情,他这玩笑没说出口。

 

“猴子这人你知道,对钱特不上心,就这么点小积蓄。他非让我全拿来。”陈海朝他笑笑,“学长,你就别推了。”

 

侯亮平心情有多复杂,祁同伟...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10)

18

“为什么是政保科?”

“为什么不能是政保科?”


“我以为……”

“怎么?”


祁同伟哑然。“北京”两个字沉甸甸地就在舌尖,可是太荒谬太可笑了,他根本就吐不出来。


桌后那位工作人员连头也没抬,自顾自整理资料,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而他无言地站在那看了好一会儿,满腔怒火与惊诧被这冷漠浇了个干净,最终尽数化为颓然,以及更深更冷的失落与不甘。


是啊,为什么不能是政保科?作为缉毒英雄,他得到了所有应得的表彰与奖励,而调职北京是其中之一吗?从来没有这样的规定。


——可这不是彼此都该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吗?!...


【人民的名义】【祁同伟中心】雪拥蓝关(9)

16

孤鹰岭一案,其制毒贩毒规模之大、手段之丧心病狂、战斗伤亡之惨烈,震惊了整个汉东省。祁同伟这个名字第一次为全汉东人所知,可惜他错过了这光辉的一刻。那天下了山,他直接就被警车全速拉到了医院,一周收了十几份病危通知书,好容易才捡回一条命。

 

外边声势浩大的报道、表彰、民众关注、领导发言,与他无关。祁同伟躺在ICU里,神智不清,眼皮似有千钧重,一层层的黑影如同万重大山,迎面向他压过来。他在昏沉痛苦中喘息和挣扎,与满身的医疗仪器作斗争,其疯狂孤执的态度好像是在挣命,而非靠它们续命。

 

他做了很长很长的梦。那缭乱的梦境中有他曾走过的人生,年仅二十四岁的人生:他在父母...

【人民的名义】今天的侯亮平也在写检查呢!

* 汉东大学往事

* BGM:《你曾是少年》

* 脑洞来自我和 @唐宋 ,送给你,我爱你

------------------------------

1

 

开学第三天,侯亮平被高老师钦点成了课代表。

然后开学第三周,他就被撤了。

 

“有每次上课都迟到的课代表吗?”高育良问。

 

侯亮平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听训,表情非常正经:“也不是每次吧,高老师。平均三次里才有一次。”

 

高育良问:“你说什么?”

 

他平静声音中隐隐压着怒气。侯亮平敏锐地判断出,今天这事好像不能靠颜...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