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伞修】流水人间

*国庆快乐!

*上次参本的文,发出来混更!

*恳请大家不要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填坑【。

----------------------

1


叶修与苏沐秋初遇那天,在网吧PK到深夜。中午有妹妹给送饭,晚上可没有,待到实在饥肠辘辘,两个少年只能勾肩搭背回家。


——那时叶修还不知道,这也会是他今后数年的家。


苏沐秋一路给他指点路线,言谈中俨然已经把这个陌生人当了自己人,扬言要让他尝尝地道的杭州晚餐,一进家门就扯开嗓子喊:“今晚吃什么呀沐橙?”


苏沐橙刚写完作业,闻言回头,看见哥哥还领了个不速之客回家,没有半分疑虑神色,笑眯眯道...

提问:从15岁到22岁究竟发生了什么?
反正我不知道【。

炮兽不是受受:

【本宣】全职/伞修合志 from beginning to forever

=====刊物信息====

刊名:《from beginning to forever》

原作:全职高手

CP:苏沐秋×叶修

字数/页数:最终定稿才能确定

规格:B5彩图本

====staff信息=====

主催:炮兽@炮兽不是受受

作者:星尘深处 @星尘深处 ...


【伞修】【非架空】天地难容(试阅)

warning:伞哥是个外星王子,(至少在试阅里)还是个冷无缺。

我(很严肃地)写神设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补药挂我,谢谢。

这是个由无数片段构成的试阅。别问我要下文,下文挺虐的,估计写不出来。

BGM:天地难容

-----------------------

片段一:

 

1

 

“我觉得你最近压力有点大。”喻文州格外仔细地观察着他。

 

叶修仰靠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没说话。

 

苏沐橙正在给自己冲花茶,插了一句:“瑞典队的战术特点我们已经分析得差不多了,也不是什么难对付的对手,你不用这么紧张。”

 

叶修闻言睁开...

【伞修伞】狐言

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我对神设定有种丧心病狂的偏爱了吧。
而且不会写段子……
本篇有个狐狸精老叶。字面意义上的狐狸精。
还是那句话,请克制一下挂我的欲望,我是爱他的。

——————
1

今天呢,我想告诉大家一个秘密。

苏沐秋第一次碰见叶修啊,其实并不是在嘉世网吧,而是在嘉世对面,一个臭豆腐摊上。

刚炸好的臭豆腐,金黄明亮,一侧淋上艳红的辣酱,那香味儿就“滋啦”一声被激发出来。外表酥酥脆脆,里边香香嫩嫩。满头银发的摊主老奶奶忙活着,苏沐秋就蹲在一边咽口水,等着第一串儿出锅。

好容易炸好了,突然一只手伸出来,自自然然就把臭豆腐拿走了。看背影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T恤短裤白球鞋,一边走还一边拿起...

【圣斗士paro】【全员/伞修】日暮乡关(51)

51

 

天色逐渐暗下来,山下人声鼎沸,大训练场燃起无数火把,低级圣斗士选拔赛应该已经开始了。张佳乐在心里估算着时间,百无聊赖地在大厅里踱着步,最后推开了沙罗双树园的门。这个月他守宫,别说一个选拔赛,就算圣域着火了都不能踏出处女宫一步。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花园并不算处女宫的一部分,那是专属于处女座的地方,在圣域之外的另一个次元……不过谁管呢,反正在这照样可以履行守宫的职责。

 

沙罗双树园中满地青翠,一眼看去竟望不到边。中央的大树上繁花似锦,片片花瓣粉嫩晶莹,风过时会轻轻摇动,却没有一片掉落。张佳乐走到树下,先是靠坐在树干上,后来索性躺了下来。...

【圣斗士paro】【全员/伞修】日暮乡关(49)

49

 

叶修觉得他好像犯了个错误——不是说他不能按自己想要的去做,而是在进行这场冒险的时候,他实在不该选择天蝎座和水瓶座跟随。

 

我只是觉得他俩会显得很协调。毕竟历代天蝎和水瓶都很协调。叶修忧伤地想。

 

王杰希和张新杰相处很融洽,配合很默契,甚至有点相似。被两双同样严肃的带着谴责的眼眸凝视的时候,就算是叶修这种脸皮厚度深不可测的人,也不得不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就是个实验。”叶修说,慢条斯理地把教皇袍脱了叠好——那袍子精致繁复,碰坏一点半点陈果都能杀了他——露出里边的衬衫长裤,松开了衬衫领口,活动活动手指准备战斗。“我想进一步确...

【圣斗士paro】【全员/伞修】日暮乡关(47)

47


“我说你们来了多少人啊,从早上打到中午实在有点烦啊喂,我晚上还有事儿呢别迟到了,文州几点了文州你带表了吗文州?哦应该是没带那玩意在圣域里也用不了。嘿对面的朋友你要做什么?上挑!下劈!戳!刺!旋转连击!刃之呼啸!看剑!看剑剑剑剑剑剑——”


我可以选择死亡吗。冥斗士在逃命中绝望地想。


身旁的同伴身穿金灿战甲,身后雪白披风飘扬,周身却缭绕着危险阴森的暗色小宇宙。他温和一笑,朗声提醒:“少天,赶时间。”


于是他的战友突然就收了声。冥斗士惊惶回头,余光只看到那人黑色短发的利落发梢,冷硬的下颚线条,抿紧的唇,再往上是星子般寒亮闪...

【圣斗士paro】【全员/伞修】日暮乡关(45)

45


一年后,教皇在出巡途中遇刺身亡。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计划周密的刺杀,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动静闹得很大,然而圣域在全球各地的情报机构,始终没有察觉。比起导致孙哲平受伤和苏沐秋牺牲的那两场战斗,这次不仅没有察觉到冥斗士的小宇宙,甚至察觉不到自己人小宇宙的波动。一切迹象全都莫名其妙地被掩盖了,等发现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教皇身死,随同出巡的五位白银圣斗士,无一幸免。


圣域没有乱。最先知道消息的是黄金圣斗士们,他们迅速封锁消息稳住人心,指挥部下打赢了冥界随之而来的三次进攻。而后等局势稍微平静下来,就立刻选出了新的教皇。...


【圣斗士paro】【全员/伞修】日暮乡关(41)

41

 

他们用了一天半才走下高加索山。叶修将苏沐秋抱在怀里,带他瞬移回圣域。

孙哲平正站在自己的店门外,不知等待谁的归来。看到他们,曾经无数次手提重剑与苏沐秋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士轻轻低下头,什么都没有说。

 

一路上所有人都是这样。大家保持着绝对的寂静,和尊敬。直到遗骸停放到教皇厅,苏沐橙扑到哥哥身上,泣不成声。

 

苏沐橙泪流满面地做着徒劳的尝试,呼唤哥哥醒来,治愈的金色小宇宙一次次亮起,然而所有的努力都已经太晚了,那个永远活泼开朗的少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你看,神祗也并非无所不能。空有战争与智慧女神名号,被称为宙斯最宠爱的女儿,她甚至无法挽回一个仅...

【圣斗士paro】【全员/伞修】日暮乡关(39)

39【高虐预警】


叶修没有半点“救不出他就和他一起死”的想法。只看过战地爱情片的少女才会这么想,真正的战士早就学会了永不绝望。


哪怕阵地尽皆沦丧,战友的遗骸散落四方,只剩一个人,也要顽强地继续战斗。他们从不将彼此作为信仰,所以即使失去同伴,信仰依旧支持他们前行。


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上次确实伤重高烧到昏迷,但熟记地形本来就是圣斗士的本能,叶修熟门熟路地判断出自己所处的地方,离那个冥斗士训练营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他冒着风雪往上走,心里希望自己运气好一点儿,高加索山这么大,要是苏沐秋没有恰好挡在他路上,估计要等到冻死了才能被找到。


“我...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