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深处🍃

是个叶粉。
“就像太阳底下的柠檬糖。”

【全职高手】【张安】养猫记(2)

不管。我就要用这个名字。让我爽两天再说。

前文:【全职高手】【张安】养猫记(1)

-----------------------------------------------

【张新杰】

 

张新杰度过了筋疲力尽的一天。他与一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猫搏斗了数小时,甚至打破了自己的日常作息,是以睡得非常熟。——直到早上被压在脸上的猫闷醒。

 

张新杰:?????

 

他用残存的理智思考了一下,不觉得自己昨晚上忘了给这只猫做窝。那么既然有窝,就没有爬上他的床的道理。这不合规矩。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合规矩的事情啊??

 

离他平时起床的时间还早,张新杰躺在床上瞪着那个猫屁股,冷静地躺到了闹钟响起,然后下床穿衣服洗漱去俱乐部,一如往常,只不过多了一道工序——他昨晚在楼下便利店买了猫粮,打算先将就几天。

 

他把猫锁在家里,然后踏着精确的步子,心事重重地来到了食堂。奶黄包馅料稍微有点流出来了,换作另一天,张新杰一定会将之视为人生大敌,但他今天顾不上。

 

“你的狗子,”张新杰买了饭,端端正正地坐在盛了奶黄包的餐盘前,给安文逸发微信,“霸占了我的床。”

 

安文逸刚下飞机,一开手机就看到这句饱含强烈感情的控诉,乐了,打字回复:“是你的狗子。”

 

“这不好笑。”张新杰谴责地,“安文逸,它和你一样,都非常擅长打乱我的所有计划。”

 

手机那边沉默了数秒,然后跳出来两条信息:

 

“计划外的惊喜,才是最大的惊喜。”

“比如我。”

 

一箭穿心。张新杰冷静地锁掉了屏幕,低下头开始吃奶黄包。

 

张新杰训练的时候从来不会心不在焉。别说家里只是多了只猫,就算多了只哥斯拉,他也会雷打不动地在电脑前坐到最后一秒。今天他与队友的配合甚至更好,平滑顺畅,效率高得简直让人恐慌。休息时张佳乐去冲咖啡,路过他的椅子,半信半疑地撞了一下:“你没事吧?”

 

“什么?”张新杰头也不抬地问,修长的手指按摩着太阳穴。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佳乐说。

 

张新杰动作一顿,抬头看过去。而那位不靠谱的前辈咧嘴笑了,摇晃着杯子走开。

 

张新杰在心里默默道:这算什么喜事。养了只猫,又不是娶了个媳妇。

 

下午他请了假,带了猫去宠物医院洗澡做检查,路遇小宋。小少年看到自家副队怀里抱了只猫,眼珠差点没瞪出来,伸手想摸,却被张新杰一手挡开:“没打疫苗,小心。”

 

“哦哦。”宋奇英收回手,忍不住有点兴奋,“副队怎么突然养了猫?”

 

张新杰本想说“不是我想养”,然而话到嘴边,突然想起了安文逸那两条微信。他心里一动,想说的话莫名其妙就收了回去,于是面无表情地回答:“生活需要多一点色彩。”

 

宋奇英的笑容凝固在嘴边,看着自家副队抱猫转身飘然而去,目瞪口呆。

 

活了二十四年,张新杰很习惯与冰冷无趣笔直的黑白灰线条相处,确实需要多一点色彩,但这只猫根本就是直接往他的生活中怼了一个颜料盒,还是打翻的那种。

 

今天的训练任务还没完成,张新杰从宠物医院回来,就直接进书房开了电脑。刚完成两盘基础训练,门铃响了。他起身签收快递,一件件拆:猫砂猫粮猫爬架,颜色鲜艳做工精致,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然后他收拾好快递箱子进屋找猫,发现猫在书房里,正以一个类似于单手支颐的姿势,堂而皇之地侧躺在他的笔记本键盘上。

 

侧躺在他的笔记本键盘上。

笔记本键盘上。

键盘上。

 

猫脑袋顶着电脑上大大的黑底红字霸图队徽屏保,相映成趣;圆眼睛一眨不眨,气定神闲。

 

张新杰听到自己脑子里轰一声,当场就冷静地炸了。

 

【猫】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世界上还能找到比我更好看的狗子吗?不能了。那他凭什么嫌弃我?

他居然嫌弃我!!

 

“狗子。”小眼镜往前走了两步,试图跟我讲道理,“你下来。”

我无所畏惧地喵了一声,翻过身,把屁股对着他。

 

这个动作让笔记本屏幕往后仰了仰,破坏了原本完美的角度。小眼镜冷静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凝滞。他穿着浅色柔软的条纹家居服,大概是刚才拆快递拆的,短发有着些许蓬乱,还举着个粉红色的猫砂盆,怎么看怎么蠢。

 

嘁,他连尾巴都没有,居然还嫌弃我。

 

我不忿地摆了下尾巴,然后就听到噼里啪啦一阵响动。鼠标被我一尾巴扫了下去,四脚朝天翻在了书房地上,露出红光一闪一闪的肚皮——看起来不好吃,还没毛。

 

小眼镜一个箭步冲过去,把鼠标捡了起来,其紧张严肃仿佛那真是只老鼠。他长长地吸了口气,(再一次!)拎着我的后颈,把我从桌上径直扯了下来,然后坐下打开电脑屏幕,握住鼠标晃了晃,开始调试。

 

他盯着电脑的目光依旧严肃专注,然而其中的怨念简直要实体化。我不用读心术都能看出来,他一定是在心里扎安文逸的小人。——这些人类的思想就是这么简单。

 

当晚小眼镜试图教会我使用猫砂盆。对此我是拒绝的。他为什么要买粉红色?这个颜色会使我的排泄物看起来很蠢。我躺在纸箱子里拒绝动弹,而小眼镜非常困扰地瞪着我——或许不能叫瞪,只是他镜片后的目光实在忧心忡忡且充满谴责——剪开今天新收到的猫粮袋子,数着颗粒给我倒了一小碗。

 

我咕噜了一声,翻身而起,两只前爪扒着纸箱壳儿,下颏有点费力地搭在箱子边上。

 

小眼镜还半跪在猫粮旁边,闻声抬头看我,露出了一点点的表情变化。往大了说,叫“如遭重击”;往小了说,叫“被萌到了”。他清了清嗓子打算说话,然而我已经一跃而起,跳出了箱子,直奔猫粮。

 

“狗子!”小眼镜眼疾手快,单手抓起饭碗高高举起,并试图用严厉的呵斥阻止我的行为。这有用吗?当然没有用。鬼知道他是从哪儿查来的资料,你听过有哪只猫会因为被厉声呵斥一个这么蠢的昵称而害怕的吗?

 

所以我就大义凛然地停下了,而且还呼噜了两声,蹭了蹭他的裤脚。

 

小眼镜显然很满意。他一手把我捞到怀里,自己站起来,边条理清晰地教育我,边往卫生间走:“我们约法三章。既然你享受了我的猫粮,就要承担相应的义务。看到你的猫砂盆了吗?……狗子?看猫砂盆,不要看猫粮。”

 

我不要看猫砂盆。我想吃东西。

然而小眼镜喋喋不休,并用空闲的那只手拨弄我,强迫我跟他面对面。

 

我非常愤怒,喵喵叫着溜下地,飞快地向猫饭碗跑去。

 

“回来!”小眼镜在身后叫我。然而显而易见,两条腿怎么追得上四只爪?他无可奈何,只得追过来,并且准确无误地在我够到猫粮之前,又一把把我捞住了!

 

……我要挠他了!

我真的要挠他了!!!!

 

小眼镜身单体弱,我愤怒地拿圆脑袋撞了他几下,他连连后退,最后索性坐到了沙发上,双手把我举起来,非要我瞪圆了眼睛跟他对视。

 

“你得明白,这是为了我们俩共同的生活质量着想。”小眼镜字斟句酌地说,带着一种严肃而可爱的学究气息,“我不会容忍一只猫继安文逸之后,再次打乱我所有的生活节奏。是的,我知道你很想吃猫粮,我完全理解猫的本能。但是你——”

 

我突然不想吃猫粮了。小眼镜的眼镜看起来很可爱,文气而细致,玻璃片闪闪发光。我盯着看得着迷,突然很想舔,于是凑上去就舔了一下。

 

小眼镜:“……”

 

他一把推开我,站起来找东西去擦自己被糊了整块镜片的眼镜,同时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道:“我不能理解。这比安文逸还难理解。”

 

-----------------------

旧文:【张安张】【刑讯梗】饮冰(上)

评论(40)
热度(146)
  1. 李嘉图星尘深处🍃 转载了此文字

© 星尘深处🍃 / Powered by LOFTER